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架空abo]深海 07

cp:周泽楷Ax喻文州O
警告:帝国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我流ooc
bgm:chouchou-spira


我竟然又拖了一章剧情???(黑人问号.jpg

昨天染了个头染困了我今天起了个大早补上!!!


06


07

 

帝国军事立国,共有十二军区,每个军区又有六到八个不等的编队,各军区因长官不同而分属于各支贵族势力,相互之间并不过多干涉。帝国建立之初,国王定下了规矩,军队之间禁止私斗,禁止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这样的事终究是禁止不住的,但是因为这条规矩,总也没人把这些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过。

周泽楷所在的第十军区并不属于蓝雨的势力,喻文州要来巡视的消息在军中掀起了不小风浪,周泽楷去述职路上还听到几个小兵念叨为什么来的该是喻文州,这才知道自己和喻文州结婚的事,除了上层贵族和第四编队那一桌子人,竟是没什么人知道的。

因为来的人是喻文州,所以往常巡视期顺便述职的第十军区所有小队长,全部都得到第十区长官那里去。好在一般贵族巡视的事都是江波涛负责,周泽楷才得以抽身。例行公事的述职结束后,长官留下所有小队长,晚上在家里开了一场宴会。

第十军区长官的住处也是富丽堂皇的,周泽楷身边的同僚还感叹着艳羡了一下贵族们的生活。这场宴会阵仗自然比不上周泽楷和喻文州婚宴那次,以至于惯常在这种场合很不自在的周泽楷竟然有松了口气的感觉。他端着一杯酒站在窗台边上,高脚杯里的酒红色液体荡漾着宝石一样的光泽,灯红酒绿便全在这光里。

周泽楷抬起手腕,信息素里混着喻文州的味道,咸咸的,凉凉的,像腕上缠着一朵浪花。

他信息素的变化已经有人看出来了,往常这种场合,他是闲不下来的,男男女女总会缠上来,喝一杯酒或是吃点什么,眼神里地爬出钩子来,丝丝缕缕要把他捆绑住一样。如今omega们都看出来周泽楷身上已经没了机会,他难得地获得了清静,可以一个人站在窗边喝一杯酒。

傍晚的天空是澄澈的苍蓝色,像一片悬在天际的海,天下所有河流都终将汇集于此。周泽楷看着天边一颗星星慢慢升起来,从那一片海里破浪而出,光芒明亮得让他移不开眼睛。他举起酒杯,这颗星便落在他酒杯里,周泽楷抿了一口,星星晃动着散成酒红色的明亮的波纹,不一会又重新聚拢起来。

“子爵大人,这喻文州……怎么就到第十军区来了?”

夜风猎猎而来,带来夜色中隐藏着的声音。周泽楷听见喻文州的名字,下意识地将飘散在星海之间的注意力聚拢到声音的方向。

“这个喻文州啊,行事一向让人捉摸不透。”周泽楷认得这个声音,是第十区的长官,“叶修都要夸一句的人,是真不简单。”

“那依您看……?”

“说到底还不是个omega,能翻起什么浪来?”长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声音里带了点下流的讥讽,“好好的贵族不当,整天跟平民混在一起,真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不成?现在嫁了个平民,还不是连婚讯都不敢发,生怕全天下看他笑话。”

原来贵族们嚼起舌头来,比起平常人还要更难听。周泽楷皱了皱眉,觉得还不如回大厅里去,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捏紧了拳,小臂肌肉都在颤抖。

周泽楷隔着夜色向屋子里看去,巨大的水晶吊灯流光溢彩,裙摆摇曳出令人眩晕的弧度,像蝴蝶又像风暴。香水味道掺着各种信息素味道,香气仍旧是浓烈的,整间屋子像一个被气体填满的球慢慢膨胀着,周泽楷也不能在这里面寻到一丝清凉的水汽。

 

周泽楷述职归来没过一个周,就在自己的军营里见到了喻文州。

从飞行器上下来的喻文州穿着一件黑色长大衣,周泽楷分辨不出是不是发情期结束那天早上的那件,反正喻文州是有很多件在周泽楷看来都一样的大衣的。大衣领口翻开露出荷叶边的衬衫来,周泽楷隐约看到了蓝雨的胸针,掩藏在层层叠叠的丝绸河流里。喻文州脸上带着微笑,居高临下地扫视着众人,目光带着点压迫感,周泽楷看到所有人都站直了身子。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后,穿一件蓝色短款军装,腰间挂着他的剑,寒光凛冽。周泽楷上一次见到的黄少天眉眼弯弯飞扬跳脱,而此刻地黄少天眼神里藏着一柄寒剑,确是外人所说的剑圣模样。

喻文州站在高处,清晨的光落在他头顶的黑发上,水一样流淌下来缀在发尖,浑身上下都是光亮。纵然所有人都知道喻文州的微笑是只是一个面具,但喻文州的微笑里有春天的桃花和夏天的晴空,真诚得看得见跳动的心。

周泽楷在空旷的天地间闻到了喻文州的味道,是一片风平浪静的海。他像所有人一样站在人群中,仰头看着从飞行器上走下来的喻文州,而喻文州身子微微一颤,微笑着给了他一个瞪视。

周泽楷的腰被戳了一下,不用想都是站在身后的孙翔,他听见孙翔的声音里带着点促狭:“你收一收行不行,见老婆也别这么激动。”

周泽楷一直觉得自己信息素控制力挺高的,两度破功给喻文州简直都快怀疑人生,于是皱了皱眉别开眼,挺直脊背站着。

巡视贵族照例是要和军队长官握手的,喻文州带着客套的微笑,跟所有第十军区的人一一握手,周泽楷很惊讶他竟然能叫得上所有人的名字,还能提点话题多说两句。黄少天时不时地跟认识的人搭两句话,说得多的时候眉飞色舞,一头金发在风里跳跃着。周泽楷在余光里看见喻文州的侧脸,下颌骨的线条柔和得像是能够被握在手心里。有风从远方而来,穿过降落点空旷的土地,喻文州的头发一丝不乱,只是吹得他胸前的荷叶边像波光粼粼的水面。

喻文州站在了周泽楷面前,脸上的微笑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周泽楷敬了个军礼,喻文州微笑着看着他,喻文州的眼睛明亮又温柔,乘着一汪清泉。

“周少校。”喻文州点了点头,神色平易谦逊,像与旧友打招呼,喻文州刚才也是这样。

“喻少将。”周泽楷向前跨出一步伸出右手,喻文州伸出手握住了他。喻文州的手心有潮湿的热度,周泽楷合拢四指贴上喻文州的手掌,握住他骨节分明的手。他闻到空气里越发浓烈的海的味道,仿佛自己和喻文州四目相对,就看到海的尽头。周泽楷想,喻文州其实也管不住信息素,只是你们都闻不到罢了。

“周少校年轻有为,早有盛名。”喻文州谎话说得面不改色,周泽楷都听到身后孙翔绷不住的一声笑。

“过誉了。”周泽楷盯着喻文州的眼睛,春日初生嘉木成荫,全在他们二人视线之间。

“第四编队捷报连连,周少校辛苦了。”喻文州松开他的手,周泽楷将手收回身侧,指尖还残存着喻文州掌心潮湿的触感,“近来可好?”

“好。”周泽楷从喻文州站到自己面前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喻文州的信息素在空气中像琴弦一样轻微地颤动着,连带着自己的信息素都开始起伏,像是即将爆发的前兆,“你……”

“哎哎哎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啊周少校。”周泽楷想问一句“你还好吗”,脑袋一热险些脱口而出,被黄少天开口截断,这才回过神来。平民贵族之间等次森严,周泽楷说多一句话都要被捏住把柄,在这样的场合,他只能是帝国的少校,是第十军区第四编队的小队长。

“少天。”喻文州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半仰着脸看着天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喻文州转过头再对周泽楷报以一个微笑,“周少校天赋英才,是帝国之福。”

 

喻文州和黄少天与队长们握完了手,自然要先去见第十军区的长官,便由那边的人带着先行离去了。这一行人一离开,整个降落点都松了口气似的,大家纷纷议论起来,发表各种各样的感言。

孙翔从后面凑过来搭上周泽楷的肩,周泽楷甩了一下没甩开,看了孙翔一眼也就由着他勾肩搭背。孙翔笑得一脸灿烂,对周泽楷挤眉弄眼:“我看行啊,还不喜欢?哪来的这口是心非的毛病,跟喻文州学的吗?”

周泽楷扣住他的手就要给他一个过肩摔,孙翔把手从周泽楷手里抽出来,笑嘻嘻地向边上退了半步,又拿手肘怼周泽楷:“年轻有为,帝国之福,哎呦我都快憋不住笑了!喻文州也太能演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论打嘴仗周泽楷当然打不过孙翔,于是又要动手,孙翔后退着躲开周泽楷要来抓他手肘的手,嘴里却还不停:“说正事说正事!周泽楷!我要说正事!”

周泽楷停下来,看着孙翔喘了两口气,换了个严肃神色:“喻文州让黄少天托我转告你,晚上一起吃个饭,我们四个。”



tbc.


emmmmmmm文笔,不存在的!科技感,不存在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不存在的!周翔,不存在的!

吃饭去吃饭去!!!!(欢欣跳跃


  356 27
评论(27)
热度(356)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