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架空abo]深海 01

[周喻][架空abo]深海

cp:周泽楷Ax喻文州O
警告:帝国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我流ooc
bgm:chouchou-spira


01

帝国少校周泽楷被一纸命令从战阵前线召回帝都,刚从飞行器下来连降落点周边的建筑都没看清,就见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显然是在等他的,周泽楷看见他的时候,喻文州正斜倚在车门边上,黑色长风衣的下摆在飞行器带起的风里被吹起,他的一头黑色短发稍显凌乱,刘海落在眼前,喻文州抬起手将它拨回原来的位置。喻文州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在风吹起的时候眯了眯眼。
周泽楷的第一想法不是喻文州为什么在这里,而是他以为喻文州应该会在车里等他,摇下一条车窗的缝向他招手,脸上带着那种客套虚假的贵族的微笑。然后周泽楷会拉开车门,看见后座里穿着荷叶边衬衫的喻文州,头发会被发胶打理得一丝不苟根根服帖,然后喻文州会对他说:周少校,幸会。
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喻文州在周泽楷走到他面前十米的时候才在脸上挂出来一个微笑,然后对他说:“上车吧。”
这不是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喻文州,但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随意的喻文州。有一瞬间周泽楷都怀疑这是什么骗术,毕竟喻文州从来一丝不苟,而眼前这个人,虽然也举止得体穿着严谨,却跟他印象里的喻文州很不一样。
可是车上的徽章不会骗他,喻文州抬起手时小指上的尾戒花纹不会骗他。而且周泽楷收到的命令末尾签的是喻文州的名字,火漆封着的也是蓝雨的徽标。
周泽楷在一天之前收到了来自帝国战术指挥部少将喻文州侯爵的命令,命令内容只有四个字和一串坐标:速归帝都 (R1124,1246)。周泽楷看着这串坐标,没来由地觉得有些熟悉,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被指定的降落点有印象,只好归结于坐标里有一个他的生日。
为什么是喻文州下达的命令?周泽楷心中多有不解。喻文州不是周泽楷的直属战略指挥,所管辖的也并非周泽楷征战的区域,严格说来这是周泽楷第一次被喻文州直接下达命令。
战术指挥部历来是非多,毕竟小小一座白塔里聚集着一群运筹帷幄算计千军万马的脑子,要拉帮结派争权夺利算计起身边人,估计像周泽楷他们这样的军人十个进去也连骨头渣子都留不住。周泽楷对战术指挥部没有很多军人那种抗拒情绪,却也知道里面的弯弯绕不足为外人道,现在是喻文州给他下命令,换明天是叶修也跟他无关。
既然是战术指挥部的命令,周泽楷纵然心有疑虑,还是要执行的。好在他刚刚打了一场胜仗,前线敌军撤退回到一千公里之外的大本营,战争报告虽然还没来得及写,但把一切交给副官江波涛离开三五天的闲暇也不是没有。
于是周泽楷用一天交接了工作,离开战争前线,回到了帝都。

上了车竟然是喻文州开车,周泽楷有点疑惑地从后座打量着坐在驾驶座的喻文州的侧脸,发现他下颌骨的线条有种说不出的柔和感,像一块玉,握上去不会硌手。喻文州怎么可能自己开车,周泽楷开始觉得自己从前对喻文州的认知有什么偏差。在他的印象里,帝国贵族出入都得前呼后拥,司机保镖要塞几辆车,哪位贵族出门只派了两辆车甚至都能上新闻夸一句节俭朴素。
“自己出来,说话方便一点。”
周泽楷垂下眼睑收回了自己不自觉地停留在喻文州侧脸上的目光,心想不愧是喻文州,但喻文州没必要解释,周泽楷其实也不关心。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次回帝都待遇这样好,喻文州亲自开车接他。周泽楷有一点不安,但他对自己的战斗力有信心,于是在后座坐着,背挺得笔直,侧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
喻文州选的降落点并不偏僻,周泽楷环视四周之后想了起来,这是帝国军事学院第三分校的后山。虽然理论上每一位帝国军事学院的学生都要在第三年的时候搬到第三分校来,在这里听一年由战术指挥部选调来的教学小组教授的战术战略课程,但周泽楷回忆起第三分校的时候往往是一片空白。
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周泽楷还记得那些战略战术,所以并不关心这一年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看着窗外绵延着苍绿的群山,有鸟腾飞而起划破了蓝天,高远苍穹里浮云缓缓移动着,很快被开得极快的车甩在身后。他穿过一片云的阴影又进入下一片,短暂的阳光照得车里暖融融的,周泽楷眯着眼看天上的云,连夜赶路的困倦扑上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车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水汽,带一点点咸味,却不是腥咸,令人想起夜晚的海面与明月,幽深大海平静无波,月光仿佛能长驱直入到海底深处。周泽楷觉得这气味平静清澈,心头涌起一点热度,顺着血液流淌传到四肢百骸,指尖都感受到从心里而来的慵懒与安宁。
周泽楷觉得自己在慢慢沉进一片温暖的海,水流从四面八方涌来包裹他,他漂浮着也下坠着,神志清醒却不想抵抗。
“……周……泽楷!”周泽楷猛地回神,听见的是喻文州有点颤抖的声音。喻文州身体微微前倾,弓起了背,他的手紧紧握着方向盘,苍白没有血色的手指颤抖着。周泽楷一惊,抬起头去看后视镜,在镜子里看见喻文州有点泛红的脸和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收起你的信息素。”喻文州摇下了窗户,新鲜空气从缝隙里呼啸着涌进来,他坐直了身子深呼吸了几下,声音里的颤抖才逐渐微不可闻。
周泽楷这才感觉到空气里充满的木质香气,是自己逸散出去的信息素,整辆车里像是有山有海,容纳了一整个世界。
周泽楷忘记了,眼前的这个人,剥除一切加在他身上荣耀又高贵的头衔之后,是一个omega。

车子向深山里一路开去,春山满眼嫩绿,风烟俱净,山顶雪都融化许多。周泽楷看尽了十里春风,终于被带到了一幢小楼前。喻文州停下车,周泽楷从车里钻出来,打量着眼前这栋不大的独栋小楼。
这应该是喻文州的私产,上面没有蓝雨的徽章标记,却有一个和喻文州尾戒图案一样的花纹。周泽楷下意识绷紧了身体,深山老林,贵族私产,只怕此行是场鸿门宴,写满了凶多吉少。
喻文州从他身后而来,越过他在门口按了指纹。小楼的铁门吱吱呀呀地打开,周泽楷正对着门和喻文州站着,看得见身后客厅里明亮的光从喻文州背后升腾而起。喻文州仿佛看不到周泽楷一身的戒备,丢给周泽楷一句“进来吧”,转身走进门里。
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总下意识觉得喻文州不会害他。从在降落点遇见喻文州开始,他脑海里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相信他,他是安全的。
于是周泽楷走进了喻文州的房间,客厅的后面是巨大的落地窗,带着湿润水汽的阳光从玻璃里照过来,满室都是温暖的明亮。家政机器人开始满地乱跑,为喻文州和周泽楷端来两杯咖啡。
喻文州示意周泽楷坐下,家政机器人又消失不见了。周泽楷坐在垂直于喻文州的沙发上,沙发软软的像朵云,仿佛整个人都要陷下去。纵然潜意识说相信他,周泽楷还是颇为警惕地环视了四周,看见喻文州墙上挂着的画、墙角立着的一束干花和窗外大片的鸢尾花。
“……喻少将。”头衔太多,周泽楷竟然不知道要叫哪一个,开口之前还是把侯爵换成了喻少将。
“叫我文州吧。”喻文州端起咖啡杯,他的声音在咖啡杯里激起涟漪,顺着咖啡的香气落进周泽楷的耳朵里,朦朦胧胧。
周泽楷疑惑地看了一眼喻文州,而喻文州还在喝咖啡。于是他也端起了咖啡杯,咖啡香扑面而来,还带着牛奶的香甜味,周泽楷觉得心头愉悦。喻文州这里的很多东西都让他觉得安心,周泽楷想,不愧是贵族们。
“僭越了。”
“怎么会呢。”
家政机器人来到喻文州身边,手里拿着一个晶体。喻文州接过了晶体按一下指纹,一片蓝光打开在周泽楷面前。周泽楷看着晶体里的讯息,手里的咖啡险些要洒出去。

“系统匹配结果明天应该就正式通知了。战事紧张,我想在三天后结婚。”喻文州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对不起,没能征求你关于婚期的意见……泽楷。”



tbc.


说句实话这文我还没有完整大纲,我准备写哪算哪(

感觉自己没从黄翔那个劲里转过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处都透着微妙!

最后夸一句,小键盘拯救世界!

  776 42
评论(42)
热度(776)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