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闲事]一个无聊的文学小课堂

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中提出文学的四要素,分别是作者、文本、读者和世界。
在二十世纪前,作者中心论的地位几乎难以撼动,中国人则更是将“知人论世”作为赏析作品的主要途径。这就是为什么在很多时候学习作品被要求先了解作者生平。
然而文本是具有开放性的,文本一经生成已经不属于任何人,它的意义被开放给所有进行阅读的人,每个人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解读,作者对它并不享有完全的控制权。
在欧美盛行一时的新批评派理论家维姆萨特和比尔兹利认为,以作者的创作意图作为文章意义的终极解读的做法,被称为“意图谬见”,作者的意图并不等同于文本的终极意义,我们还有“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说法不是吗?
文本生成了,就是开放的,所有人都可以解读,所有人的解读只要足够合理都可占据一席之地。
作者只有在写成的那一刻拥有这个文本,他是无法控制文本的未来的。

作者中心论已经过时一百年啦!
要多读书哦~(笔芯

  41 2
评论(2)
热度(41)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