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31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30


31


“阿翔,来,你这个月的工资。”

孙翔欢天喜地从王姐手里接过钱,发现到手的厚度和平常不太一样。他有点疑惑地数了数手里这一叠纸币,皱巴巴的,有几张上还有圆珠笔涂抹的痕迹,一共是十五张。孙翔一愣,觉得自己可能数错了,倒过来又数了一遍,确确实实是一千五百块钱,与他从前拿到的八百块相比,这几乎是翻了一倍的数字。

孙翔有点紧张地攥紧了这笔钱,抬起头看王姐。王姐表现得仿佛也有一点不自在,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和平常发自内心的有略微不同。孙翔心想,这是有事情要发生了吗?

“愣着干什么?下班啦,你可以回家啦。”

孙翔又盯着手里的钱看了一会,这笔钱在手中仿佛一团皱巴巴的火焰,要烧掉他如今难得平静而安稳的日子。孙翔叹一口气,心想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王姐是要辞退他了。他当然完全可以理解,王姐这里虽然生意不错,但也没有真的忙到王姐分身乏术的地步,何况每月八百雇什么样的人不好,非要雇他这样一个不会赔笑脾气还不好的打杂。孙翔想了想,自己这一年多手里还是攒了一些钱,这份工干不下去,手里的钱应该也能支撑着他找到下一份工作。他如今马上就要十八岁,看脸基本上也能蒙混过关,找工作想来应该比刚来到g市的时候容易一些。

孙翔看了一眼这间鱼蛋粉店,店面狭小,其实一共只有八张桌子,人多起来连转身都颇为困难。这间店昏昏暗暗的,大门吱吱呀呀,空调苟延残喘,墙壁也被油烟熏得发黄,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孙翔都把这里当成“家”的一部分。

他还在这里遇到了黄少天。离开了这里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机会能见到黄少天,他既想要见,又不敢去见,留在这里近乎守株待兔,也许黄少天某一天会再来一次,他便能再见一次。

而黄少天很多天都没有来过,孙翔其实很清楚,对于黄少天那样的人,什么样的珍馐美味他吃不到,当年几百块的牛排让他敞开肚子吃到撑,如今又怎么会留恋一碗十几块的鱼蛋粉。他这一走,不知道还有什么机会能见到黄少天。

早知道……早知道就多跟他说几句话了。

孙翔叹一口气,后退一步,对着王姐深深鞠了一躬:“谢谢王姐这么长时间的照顾。”

抬起头的时候孙翔看见王姐惊愕的表情,仿佛孙翔不是鞠了一躬对他表示感谢,而是在她面前丢了一颗雷:“怎、怎么了阿翔?阿翔你有什么困难你跟王姐讲啊。”

孙翔一怔,和王姐对视,两个人的目光里都是不解神色,谁也没能从对方脸上找到答案。孙翔想那不如单刀直入,好歹死也死个明白,于是开口问道:“王姐给我两倍工资,不是要辞退我吗?”

王姐这才反应过来,边叹气边笑,连连对孙翔摆手:“阿翔想到哪里去了,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

“涨了这么多?”孙翔难以置信,本能地觉得后面有阴谋。

“这个……最近店里生意好,阿翔干活干得也踏实,就多给你点。”

孙翔才不相信这番说词,王姐人好是好,也绝对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就算店里生意好,也绝没好到王姐眼睛眨也不眨地给他涨工资的地步,何况还是涨一倍。孙翔结合最近王姐突然的关心、无意看到的王姐聊天界面上的转账,还有之前来过的黄少天,心里突然冒出一个答案。

“是不是黄少天?”孙翔其实不知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期待什么样的答案,但无论如何他更希望那个答案能够与黄少天有关。他盯着王姐,急切地盼望一个答案。

“黄老板也是好心……”面对孙翔不自知的咄咄逼人,王姐笑容有点僵硬,向后微微仰了仰身子避过他的目光,“怎么说也是长辈的心意。”

孙翔撇撇嘴,心道黄少天不知道嘴里又跑了什么火车,他一张嘴能把死人说活,不知道又给他编造了什么凄惨身世,又给他自己编出什么冠冕堂皇的身份立场。孙翔把钱摔在收银柜台上,被揉搓得折皱的旧钱软绵绵的,甚至没有什么声音:“我不要他的钱。”

王姐摇头叹气,把钱收好卷起来,塞进孙翔工装裤宽松的裤兜里:“傻孩子,哪有给钱不要的道理。”


g市的夜晚总是潮湿的,一点凉风盖不住地面升腾上来的暑气,整座城市总遮着一层湿润水汽,像一团无色的雾。天气已经颇具酷暑形状,连明月星光都仿佛倦了一般,悠悠地挂在天上,不太明亮也不太耀眼,只是挂着,仿佛上班打卡的倦怠职员。

回家的路上是没有几盏路灯的,这是个被城市遗忘的地方。小吃街和他所居住的棚户区并没有隔很远的路,但很少有人能真正意识到这条灯火阜盛小吃街与“贫穷”这样紧密相连。这些路上往往都没有路灯,仅有的几盏也苟延残喘,市政维修都很少关注。

孙翔在快要走到棚户区的时候听见了脚步声和呼吸声,很轻,很浅,来人应该是个没有什么攻击力的弱鸡,孙翔不必过度紧张。他抬起头,看见一个女孩子,穿着一件浅蓝色短裙,梳着马尾辫,穿着一双白色小皮鞋,背着书包,个子不高,细细瘦瘦的,与这样黑暗而危险的地方格格不入。他认得这个女孩,她不应该在这里。孙翔不耐烦地叹一口气,撇撇嘴走过去,那女孩子欢欢喜喜地往前走两步,孙翔与她只剩下几步的距离。

“你怎么在这里?”孙翔语气并不很好,小姑娘瑟缩了一下,却仍旧站在他面前,“你等了多久?”

“没、没有很久……”小姑娘声音小小的,脆脆的,年纪并不很大。

“这里很危险,你知不知道?”孙翔皱紧了眉头,小姑娘背后就是通往棚户区的小巷,穿过这条漆黑的羊肠小巷,就会进入一个这样干净整洁的小姑娘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世界。孙翔明白这样的小姑娘,她们从来只觉得黑就是黑,不知道在这样混乱的地方,黑暗意味着怎样的危机四伏。

“也……也还好啦,你看我不也没事?”孙翔简直想要冷笑,等有事就来不及了,看谁还能救你,小姑娘看出了他的愤怒,小心地去拉他的小臂,“你……你别生气……”

“姜艺彤!”小姑娘的手有点冰凉,估计身体不是很好,孙翔对一切肢体接触都很敏感,他并不喜欢别人碰他,何况是这样肌肤对肌肤的触碰。他甩开姜艺彤的手,姜艺彤委委屈屈地后退两步,垂下了头。

“你……”孙翔发誓他在刚才那一瞬间看见姜艺彤眼眶红了,他面对会哭的小女生总还是手足无措,想上去却又不敢,只好软了语气,“不是跟你说过别再来找我了吗?”

“我……我快要放暑假了。”姜艺彤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却因为孙翔缓和下来的语气变得有些明亮,她走到孙翔面前,仰起头问孙翔,“你可以让我给你补习课程吗?我今年考了年级第三名呢。”

孙翔哭笑不得,他如果知道自己当时随便帮忙把一个迷路在这附近的小姑娘送到大马路上会在之后招来今天这样的麻烦……其实他还是会把小姑娘送走的,只是可能更凶一点,让她根本就再也不想看见他。

“你家里人怎么可能让你跟我这样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他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嘛……”姜艺彤噘着嘴小声嘟囔,孙翔看他一眼,她又露出一个甜美笑容,“你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呀,你很好的,你喜欢学习。”

孙翔简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明明也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了,怎么一副天真无邪涉世未深的模样,喜不喜欢学习都是她评判是不是好人的标准。难怪能考年级第三,孙翔不得不服。他上一次送她走的时候,怀里抱着一本刚刚从废品回收站里淘出来教辅书,姜艺彤就凭这个判定他热爱学习。她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神通,还找到过他几次,给他送过几本崭新的教材教辅,很贵,孙翔自己肯定买不起。孙翔推辞过,但姜艺彤执意给他,说是谢礼,孙翔也不是什么雷锋圣父,就收下了。对着昏暗灯光做习题的时候,孙翔还会自嘲地笑一笑,这世上哪有人送谢礼送教辅的,只怕要挨打还差不多。

“你该回家了,我送你去大路上。”孙翔抓住她的书包带,又一次叮嘱她,“你不要再来了。”

姜艺彤瘪瘪嘴,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孙翔一听就知道她下次还敢来。他打定主意下一次再见她一定要把她扭送给她家里人,哪怕被误会甚至被她家里人打,孙翔也要这么做。这种地方也绝对不是她这样的小姑娘该来的,把她的皮扒了丢在这里,尸骨都不会有人多问一句。

他揪着姜艺彤的书包带子,一路把她从漆黑小巷里带到了灯火通明的马路上,小姑娘倒是浑然不怕似的,甚至轻轻哼起歌来。孙翔摇摇头,实在太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样一张白纸般单纯的小姑娘,又善良又固执,结合在一起温柔得近乎讨厌。

“赶紧回去。”孙翔皱着眉抱臂站着,觉得自己的面部表情应该已经足够摆出了不耐烦和嫌弃,而姜艺彤像是不懂一样,还在小声唱着歌。他听不清她在哼什么粤语歌,也并不关心。

“啊,忘记了,把这个给你!”姜艺彤从书包里掏出来几个本子,递到孙翔手上,“这是我高三一个学长的笔记,他考完了,我要过来复印了一份给你。他学习很好的!”

孙翔愣了一愣,从姜艺彤手里接过这些本子,沉甸甸的。姜艺彤向他摆了摆手,转身走进了g市灯火通明的夜晚,像一片雪飘落大地,转瞬间变成水滴消失不见。

他翻开一本笔记,笔记的第一页贴着一张便签,写着“要好好学习!”,是他熟悉的姜艺彤的字迹。孙翔面对着繁华城市,看着车水马龙,苦笑着摇了摇头,带着这份沉甸甸的笔记,转身走进不被灯火照亮的黑夜里。


tbc.



怎么好像我这写起青春校园言情小说了????我发誓这不是什么青春恋爱物语!!!(委屈垂耳.jpg

明天实习单位开见面会,可能安排不上了,“我能日更”的错觉就只维持了四天,太惨了

  88 9
评论(9)
热度(88)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