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28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27


28


黄少天从来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孙翔。

孙翔变了很多,黄少天自问阅人无数也算过目不忘,他走进店里的时候甚至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曾跟他朝夕相处一个多月。孙翔剪掉了金黄色的头发,变黑了一些,原来白里透红的脸现在变得有些小麦色,穿着一件黑色背心和一条看不出干净与否的军绿色工装裤,手臂的肌肉线条裸露在外面,紧致而坚实。他身前围着一条红底黄边的围兜,并不十分干净,油渍和干涸汤汁躺在上面,像洗不掉的伤疤。几根笔被他别在围兜口袋里,有一根笔壳已经破掉了,随着身子晃来晃去,在围兜口袋边缘画出意味不明的线条。黄少天站在店门口的时候并没有认出他来,他好像只是一个等待打烊收工的年轻小工,平常会冷着脸点单,还会撇撇嘴嫌客人加菜太麻烦。

算来他也应该快要十八岁了,很快就要变成一个真正的成年人。他长大了,变得沉稳起来,他看人的目光不再闪躲,不再用倔强眼神掩饰自己的惶惑不安。孙翔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安稳的目标,他似乎不再迷茫。

但孙翔其实又没变过。黄少天在极短的时间中与孙翔对视,看见孙翔变得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被晒黑一些的皮肤和干裂开的嘴唇,孙翔的眼睛里仍旧有不服输的光,和黄少天那年在他的法拉利上看见的一模一样。

“……孙翔?”在似是而非的熟悉和陌生的边界里,黄少天试探着叫出孙翔的名字,“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翔与他对视几秒,迅速移开了目光。孙翔的动作过分迅速,黄少天甚至来不及看清孙翔在几秒钟之内迅速变幻了什么样的情感。他只看到孙翔屏住了呼吸,身子向后倾斜,微微瞪着眼睛,眨也没眨地看着他,瞳孔倒映店里昏暗灯光,黄少天在他的眼睛里看见自己。孙翔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一个变成真实的梦,又惊讶又快乐,但终究觉得荒诞,难以置信。

孙翔比以前强壮了很多,从前黄少天一只手就能抓住他整个胳膊,如今只能勉强抓到一多半。孙翔的手臂在他手掌心里颤抖,肌肉线条紧绷隆起,黄少天觉得自己握住了山崩地裂。孙翔真的不一样了,黄少天感受到在手掌心里成长起的力量,是属于成年人的、经历过打拼和努力地力量。

这些年来孙翔究竟经历了什么,又学到了什么,黄少天几乎很难把眼前他抓住的这个小麦色的年轻人和两年前在车上被他压住的纤瘦少年重合起来,孙翔完全已经和从前判若两人。

黄少天一个走神,孙翔就从他手掌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动作迅速快捷,黄少天下意识收紧手指,只听见指甲划过皮肉的声音。

“你认错人了。”黄少天看着他伸出左手摸了摸右手手臂上被黄少天指甲勾出的两条白印,皮屑翻起来,露出一点浅红色,是险些成型的伤痕,“我们打烊了。”

他没有再理黄少天,径自蹲下去捡自己散落了一地的书,黄少天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被灯光投在地上写满字的纸片上,边缘轻微地晃动着。有些活页纸纷纷扬扬掉下来,在地上铺开一大片,孙翔伸出手,手指尖小幅度的颤抖瞒不过黄少天的眼睛。

他在害怕。黄少天迈几步走过去,蹲下身帮孙翔捡书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孙翔在害怕什么呢,害怕自己当年不辞而别吗,害怕自己拿了黄少天的钱吗,害怕自己被看成忘恩负义吗?

“你别管!”黄少天伸出手刚要碰到那活页纸,孙翔突然伸手过来,他头也没抬,只是一把打开了他的手。孙翔大概没意识到自己用了挺大的劲,打在黄少天手背上是“啪”地响亮一声,他下意识地向后缩手,卸掉不少力,疼倒也不怎么疼,只是这一声确实清脆,连黄少天自己都愣了一下。

孙翔迅速抬头看了一眼黄少天,这一次他看清楚了,孙翔又抱歉又惊讶,还有几分担心。下一秒钟孙翔就低下了头,仿佛黄少天长着一头蛇发,多看一眼对孙翔来说都有巨大危险。他低着头,轻巧而快速地从黄少天手下抽出那张活页纸,说话声音小小的,闷闷的,听起来又倔强又委屈:“我自己来。”

黄少天感觉到一点灼烧感配合着手背红晕扩散开,他的手背甚至红出了三根指头的轮廓。他收回手,轻轻蹭了蹭手背,感受到孙翔的目光追随着他的手一路上移,而他再将目光放在孙翔身上的时候,只看到孙翔立刻垂下了眼皮,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地上散落的纸页。

难道跟黄少天只住了一个多月,就已经足够孙翔在文明世界里培养出愧疚感和罪恶感了吗?当年明明是个划烂了他的车也没有任何羞耻感的无赖少年,被他带去吃饭也心安理得。

黄少天直起身子,看着孙翔蹲在地上,露出一点脖子来,他仍旧很瘦,低下头的时候脊椎骨都从皮肤底下凸出来,一节一节的,像群山起伏,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目光足够在他的脖颈上留下无数浪涛。围兜的一根红绳缠在他纤细脖子上,横亘在山与山之间,是山谷里流淌的一条红色的河。掉在地上的东西对孙翔而言大概非常重要,他迅速而小心地捏着角从地上捡起来,还要轻轻吹一吹抖掉灰尘,才肯放进怀里。

他叹一口气,不知道这得是什么东西才能让孙翔这样觉得宝贵,黄少天连碰一碰都不可以。他环顾四周,发现在柜子底下露出了纸张的一角,被空调风吹拂着起起伏伏,像一只挥舞的手。不知道怎么能飘这么远,孙翔见到他的时候到底有多惊讶,黄少天蹲着挪动两步,拎起那呼救的手,把这张纸从柜子底下抽出来。

蹲得有点久,黄少天觉得腿脚有些酸麻,曾经在军队里一蹲几小时的童子功一去不返,黄少天迅速感叹一波年与日驰老了老了,拿着这张活页纸从地上站起来。这是一张写满了字的活页纸,微微泛黄,边角微微蜷曲,还沾着一点油渍,可见原主人并不十分爱惜。活页主人的字并不很好看,记这一张纸的时候尤为难看,大概是困倦至极,前几行还勉强维持着语言文字的模样,到后来就变成鬼画符,满眼天书,根本看不明白这些连绵符号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

黄少天认真辨认了一会,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张高中数学笔记,里面这让人费解的意义不明的符号,其实应该是一道解析几何嵌套参数方程,也难怪会听得睡着过去。现在小孩高中都学这么难的东西了吗,黄少天觉得这好像就不是他高考时候的内容,现在的小朋友前途不可限量。

正在他感慨万千的时候,孙翔从他身后走过来,捏住右上角用力,就要从他手中抽出这张纸,黄少天习惯性向后一扯,这张活页纸从黄少天捏住的左下角开始崩裂,竟生生被他们扯成了两张形状不规则的纸片。孙翔难以置信,又心疼又焦虑,黄少天觉得他眼睛都要红了。

黄少天一时之间也有点懵,把另外一半递给他,出言安慰他:“反正这张笔记他睡着了都是鬼画符,看不看都没什么区别……”

孙翔恨恨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突然意识到孙翔已经比他高了不少,现在孙翔看他不用像十五岁时候那样还要挑起眼角了。孙翔从他手里把另外半张纸拿出来,和自己手里的放在一起,越过黄少天走过去,把这页笔记和其他刚才在他怀里的东西放在一起。

黄少天顺着孙翔的方向看过去,他这才看清孙翔方才怀里抱着的都是些什么。那是一些用过了的书,黄少天快速回溯了一下脑海中短暂被记忆的画面,依稀还能记得住的是高中教材和几本教辅,虽然他当年没有用过,但他朋友里有搞中学教育的,什么王后雄荣德基薛金星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他也是耳熟能详。

孙翔这么宝贝的东西,竟然是几本用过了的练习册、一些翻旧了的教材和记得糊里糊涂的笔记吗?

黄少天一时无法描述当他发现这个答案时候他是什么心情,他愣了一愣,只是看着孙翔。孙翔胡乱地把书和笔记整成一摞,堆成一个比较规则的形状,大概是意识到黄少天在看他,他颇有些不自在地把这些书推到自己身子后面,藏住他们就像藏住珍宝和秘密。

“我还要说几次,我们打烊了,你认错人了。”

孙翔皱着眉,摆出一个凶狠的表情斜眼瞪他,语气凶狠。黄少天当然不会被他唬住,手插在西装兜里,与他对视。孙翔可能并没料到黄少天还会看回来,眼神闪躲了一下,又瞪回来。黄少天这时候确认这确实就是孙翔了,这个色厉内荏的眼神,这个猫炸毛了一般的神态,多年以来孙翔对着他的时候,仍然还是那一个孙翔。

终究还是孙翔先败下阵来,黄少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孙翔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就在他想要问问孙翔怎么回事的时候,孙翔收回了目光转过身去,只留给他一对发红了的耳夹和起伏的脊背。

“阿翔啊,怎么好对客人这么凶啊!”老板娘从后厨走出来,带着一脸抱歉的笑容,“阿翔年纪小脾气大,北方人啦。”

“老板娘啊,打烊了吗?”黄少天摆摆手示意没关系,孙翔转过身面对他们,垂着头站着,一双手在围兜上无所适从地划拉着。

“对不起对不起,今天厨房已经收拾了,做不出鱼蛋粉了,靓仔明天再来啊?”

黄少天看了一眼孙翔,对老板娘露出一个灿烂微笑:“那我明天再来。”



tbc.


嘿嘿嘿,嘿嘿嘿(嘿什么嘿

  97 25
评论(25)
热度(97)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