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让你学猫叫,你脸红什么?

基于摇光老师的云养猫设定2333

请大家真的品品我们摇光老师!!!


周泽楷微博一千万粉丝了,于是工作室不得不打起精神搞一波大型福利,从转发抽奖到见面会半个月连轴转,给粉丝妹妹们送连环的欢乐。最让江波涛紧张的还是直播这个环节,江波涛听见“直播”俩字都能想象到结局——要是让周泽楷自己拿着手机一个人播吧,那基本上就是周泽楷美颜欣赏会,周泽楷什么都说不出来;但要是找个什么主持人呢,那江波涛就得盘算盘算还有哪些主持人没得罪过,周泽楷出了名的即时反应杀手,江波涛得好几倍价格才能请得来。
工作室新招进来的小姑娘在组会上小声建议,不如让楷皇直播学猫叫吧。江波涛对这种以权谋私的行为嗤之以鼻,选择通过这个提案。他去跟周泽楷探讨的时候,“学猫叫”这三个字刚一出口,周泽楷就表情凝滞瞬间呆愣,然后当着江波涛的面唰地一下脸红起来,连脖子和耳朵都红了。江波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周泽楷就低下了头,露出泛红的耳尖来,江波涛发誓自己还看见周泽楷缓慢低头的时候那不自觉上扬的嘴角,一脸不可遏制的荡漾。
江波涛盯着周泽楷耳尖的红色缓慢褪掉,心里掠过无数句喻总是真的会玩,敲着文件夹问周泽楷:“我让你学猫叫,你脸红什么?”

周泽楷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思飞速溜去不该在这个时候被想起的记忆。
那是几天之前,他被喻文州召唤到公寓里,喻文州说话云山雾罩,说给他准备了惊喜。周泽楷忐忑地拉开卧室门,发现了床上的猫耳。这算什么操作,喻文州今天这是什么play?周泽楷紧张地拿起猫耳,想到这种情趣玩具的用法,颇有点忐忑地想,喻文州对猫的爱终于发展到畸变的这一步了吗?
穿戴好猫耳猫爪的周泽楷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喻文州眼睛一亮,整个人都要冒出幸福的泡泡来。周泽楷自暴自弃地想,既然喻文州高兴,那就是最好的,毕竟喻文州就是在他身上花钱买开心嘛。虽然喻文州也许不会喜欢他,但他能看到喻文州开心,自己也就很开心了。
“小周来。”喻文州对他勾了勾手,就像在召唤一只自己养的猫,从房间里钻出来,被他看见,他要把宠物抱在自己怀里。
周泽楷站在门口抉择了一下,他觉得作为合格的猫,他应该是要爬过去的,可他心理实在过不去这一关,未免太谄媚了,何况他虽然知道在喻文州心里自己大概跟猫没什么不一样,都是小宠物,开心了抱在怀里逗一逗,不开心了就丢给别人照管,过几年猫跑掉了,或是被抛弃了,就再换一个。心里有障碍,想进入角色就不太容易,周泽楷咬着嘴唇想了半天,终究还是做不到爬过去,就慢慢走了过去。
不知道喻文州养他这一款还能养多久,大概喻文州在外面随便勾勾手,愿意翘着屁股爬过来的小明星多得能挤破这间房子。
周泽楷心事重重地走过去,跪在喻文州身边。喻文州一脸诧异,几秒钟之后又笑起来,他摸摸周泽楷的猫耳,让周泽楷站起来:“躺下来,枕在我的膝盖上。”
周泽楷乖乖照做,表面上波澜不惊,其实内心早都翻了天。他想这算什么,这是什么意思,膝枕是怎么回事?他知道喻文州从来不让人枕膝盖,更不要提自己提要求让他枕上去。这是不是代表了什么?又或者喻文州仅仅只是一时兴起?周泽楷满心期待又犹犹豫豫地躺下去,以便喻文州反悔叫停的时候自己不至于过分尴尬。
“小周腰腹力量这么好吗?”喻文州就看着他屏着气以极缓慢而均匀的速度躺下来,摸着他的头发调笑他。周泽楷终于出了一口气,心里吐槽好不好你不知道吗,不知道是谁神志不清的时候只会搂着那里。
下一刻周泽楷就来不及吐槽了,他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幸福包裹着。他仰面看着喻文州,灯光被喻文州挡住,从他的发梢肩头坠落,像水绕开拦路的石块,喧嚣而急促。逆着光又直面灯光,周泽楷看不太清喻文州脸上的表情,但喻文州全身都笼着一层光,像是一个虚幻而美丽的梦。他感受到喻文州的体温,闻到喻文州身上的香水味,看见随呼吸起伏而伸展又褶皱的衣服,像山岭坍塌又出生。
喻文州伸出手抚摸他的头顶,穿过头发触碰头皮,像是带着电流,周泽楷全身都酥麻起来。喻文州好像真的把他当成一只猫,抚摸他的头顶,又轻轻骚刮他下巴薄软的皮肤,周泽楷觉得他手上带火,他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滴血液每一根骨骼经络都被喻文州点燃。
“小周,学个猫叫好不好?”
周泽楷知道学猫叫是什么,他看到别的明星有人拍过,心想喻文州这样的总裁,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居然还知道这些,是不是已经看过好多人,就等着他学一学?到底能不能离包养对象极其周边生活远一点了?
周泽楷不怎么会,他不是这种刻意卖萌的人,局促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只是微笑着,眼睛亮闪闪的。周泽楷咬咬牙,喜欢的人开心是第一位的,尊严人设偶像包袱全都得扔掉,于是小小声地“喵”了一下。
喻文州开怀地笑起来,伸出手捏了捏他头顶的猫耳。其实这一个动作落在周泽楷的感官上,只是头发轻微地晃动了一下,但周泽楷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被喻文州拿捏住了什么,脊柱触电一般地战栗一下,仿佛那个本该和自己身体没有关系的兽性的外来物真的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布满了敏感神经,让他的感官敏锐得连喻文州的呼吸都感受得到。
于是周泽楷凭借着出色的腰腹力量,坐起来亲吻了喻文州。

周泽楷的千万粉丝直播当天被刷上了热搜,喻文州当然开小号去看了,被卡出去好几次之后喻文州色令智昏急火攻心,甚至动了收购直播公司升级服务器的念头。好在喻文州小号混迹粉丝群,很快就到手了直播录屏。
周泽楷对着镜头一脸严肃地卖萌让喻文州快乐得不能自己,然而一首歌唱到最后,周泽楷突然对着镜头,眨了眨眼睛,“喵”了一声。
喻文州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以后还是让他别学猫叫了,喻文州想,粉丝们可不知道周泽楷是在做♂爱的时候还会在他耳边学一声猫叫的人。






新的段子!!!!!
本段子坚持在开车边缘绝不开车的原则!
另外我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安排,应该会集中精力再修修深海,给深海写个新番外,然后搞搞黄翔,最后搞搞金明灭!随机掉落一点段子……我滴大宝贝儿今天说我是段子手,那我真的就做个段子手8!!!(大宝贝儿:我不背锅
不要催嘛你们懂的,催得越多越容易不想写嘛(´•༝•`)

  279 10
评论(10)
热度(279)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