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双极星云 外一篇(下)

真的是被迷了心神,又是写了四百字金明灭关掉文档打开这篇的惨案现场,啧,我明天一定能更新金明灭.jpg




醉了酒的喻文州有种蛮不讲理的任性,周泽楷看着迷迷糊糊的喻文州,他正皱着眉摇着头,不由分说地推开周泽楷递上来的醒酒药剂,周泽楷又试着递了一次,喻文州看了看周泽楷手里的玻璃瓶,又抬起头看了看周泽楷。他的眼睛里有未散尽的酒,像浮起的一层水雾,这一层水雾融化掉了什么周泽楷说不出的东西,让他的眼神反而比平日里更加清澈。

喻文州好像凭空被酒精融化了十几年的岁月,突然回到了少年时代——周泽楷自然不知道喻文州少年时会是什么模样,但他猜测得到少年的喻文州,应该与此刻一样,眼神清澈明亮,表情生动可爱,仿佛脸上的每一寸都是鲜活的,而不是现如今那副总像是仿真人工智能一般的微笑。他应该也会任性,应该也会撒娇,对着某个自己信任的仰慕的长辈展露出最倔强又最脆弱的一面,那是周泽楷作为他的学生,只能在这一刻窥见一斑的另一种风采。

在喻文州迷惑而倔强的神色里,周泽楷觉得心底某一处轻轻一动,像是有人触碰到了某个最精密的部件,开启了深藏在他体内的另一个天地。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经历了一场宇宙大爆炸,无数碎片像迸裂的星球四散开来,陨石坠落星尘溅射,最危险也最美丽。

周泽楷想,这太危险了。他是喻文州最好的学生,这个以战术布置闻名的军校教授交给他的第一课,就是稳中求胜,计算胜率,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更不要以命去搏一个小概率胜利。周泽楷被喻文州耳提命面了四年,这一刻他知道,越过这道界限,他攻占喻文州的胜率,绝对没有高到能够成功的地步。

他又一次把醒酒药剂递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没有动,只是盯着这一瓶药剂,仿佛这样瞪着它便能让它凭空消失,或者让周泽楷自愿退缩。周泽楷想要做成的事,除非自己放弃,谁也不能逼他,在这件事上喻文州也不例外,他需要喻文州喝下这瓶醒酒药剂,这样他才能放心离开。难道喻文州平日里喝醒酒药剂也要费这样大的周折吗?周泽楷疑惑着,也没有动,两个人便这样僵持在喻文州客厅的沙发上。

透明的药剂与透明的玻璃像空气中一个猝然弯折的结点,周泽楷看见世界在这一点被折叠,灯光贴上地板,天穹吞噬地面,自然的暗夜与人造的光芒相互纠缠,喻文州的脸颊在他的手掌心。

“我不想喝。”喻文州的尾音有一点颤抖,周泽楷分不出这颤抖是因为酒精加速身体代谢而产生的气息不稳,还是喻文州的某些情绪波动。今天是武仙座胜利纪念日,庆祝十八年前为联盟赢来胜利局面与和平基石的武仙座战争,这些年来已经变成联盟中最重要的几个节日之一。这该是快乐的日子,为什么喻文州看起来却好像是伤悲的?

“你喝醉了。”周泽楷固执地把瓶子又向前递了一点,几乎快要抵上喻文州紧绷的嘴角,“我不放心。”

喻文州好像突然被激怒了,抬起手一把拂开周泽楷递到他面前的药剂,周泽楷没料到喻文州会有这种反应,一时之间被他掀得身子不稳,险些要后退两步,手中药剂自然没能抓住,手一松便落在地上,掉进他们脚下铺开的柔软地毯里,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我说了不想喝。”喻文州微微仰头瞪着周泽楷,眼睛通红,“你总是替我算好什么是对我好的,你有没有问过我想要什么?”

周泽楷从未见过喻文州的愤怒,甚至从未想过喻文州这样的人竟会有愤怒这样的情绪,他好像踏上了新行星的探索者,面对全然未知的新的风光手足无措,像是被机械操控一样问出了一个他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想要跪下感谢自己的问题:“你想要什么?”

喻文州揪住了他的领口,周泽楷知道喻文州的力量其实控制不住自己,但喻文州的脸离他这样近,他看得见喻文州眼底的红血丝如同蛛网,喻文州的睫毛挂着一点凝结的水汽,喻文州的额头饱满得胜过任何一颗星球,他的鼻梁像山川,他的呼吸像潮汐。喻文州离他是这样近,近到汗毛清晰,近到呼吸交缠,近到他的眼神已经把周泽楷融化。

周泽楷恍惚间觉得,只要他低下头,他就能够亲吻喻文州。

当喻文州扯住他的衬衫将他的头颅拉下来的时候,周泽楷怀疑自己醉了,自己疯了,自己在这个欢喜而寂静的夜晚死亡了。如果那个传说中的天堂真的存在,那么它不存在于被大规模探索的宇宙,也不存在于宇宙空间的更上一层,它只存在于这里,这座对于人类对于宇宙都渺小而短暂的房子里,存在于这转瞬即逝的灯光下,存在于这焚烧天地的喻文州的唇齿里。

连最美的梦境里,喻文州都不会主动亲吻他。

喻文州唇齿间像是含着蜜糖,混合着香醇酒气,仿佛要把一块朗姆蛋糕喂进周泽楷嘴里。喻文州热情地与他纠缠,舔舐他的牙齿,勾引他的舌头,近乎调皮地舔吮他的上颚与牙龈。喻文州脸颊上有绯红颜色,是周泽楷见过的最美的花朵,如今正招摇着夺目光彩,周泽楷有什么理由不去采摘。

“我想要的,从始到终……这样多年,就只有你啊。”

喻文州放开周泽楷,轻轻抚摸周泽楷脸颊,他的手是冰凉的,竟衬得周泽楷脸颊滚烫,像是烧在冰山上的一团火。周泽楷并非未曾见过这样的眼神,他曾在某些时刻看见这样神色戛然而止的收尾,他探究过,也好奇过,更是疑惑过,但他从不知道那些被喻文州猝然收敛在眼皮下的眼神,真面目竟然是这样。

他的瞳孔像是封冻大地上骤然碎裂的冰层,边缘泛着闪动着一圈幽蓝色,像荡漾的水波。这是他第一次完完整整看见喻文州隐瞒着他的情感,喻文州看着他像看穿了时空,好像他是独立于线性时间也独立于一切宇宙之外的无上真理,好像喻文州从生至死眼睛里只会有他。喻文州的眼神那样深沉,那样明亮,像是他为周泽楷生也为周泽楷死,撑住这脆弱皮囊短暂生命的就只有他眼前的这一张脸。周泽楷在这种目光下甚至生出了错觉,好像自己是喻文州在这世上最珍爱也最不愿放手的,是喻文州唯一想要的,是他的人间至爱也是他的最高理想,是最甜蜜也最绮丽的。

周泽楷深藏在心的雀跃、尘封于口的仰慕和所有的谨言慎行韬光养晦都被喻文州这样的眼神释放,那些他默默安排的战术和他步步为营的算计都融化在这流淌着蜜糖的眼神里。如果他的攻占目标他的胜利果实都对他全无防备,周泽楷并不需要喻文州教给他的那些战术。

他低下头去,亲吻喻文州薄薄的眼皮,喻文州的睫毛颤抖着,眼球却安稳地停驻在他的唇下,像一只初生的小鸟,喻文州信任他。


戳我感受ooc醉鱼



fin.


感觉小周的感情和喻的心思应该差不多铺垫起来了吧,下一章我们进入正常时间线按顺序发展!!!!这文可能就是,双极星云外一篇外两篇外三篇外四篇etc,写到莉不跟我讲梗或者我写不动为止!

还是那句话,不要太纠结背景设定和知识,我没有(世上还有比我更不负责任的作者吗

附带一下深海二刷印调,鞠躬跪谢印调戳我

  142 18
评论(18)
热度(142)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