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蓝氏双璧][现代ABO]一晌欢 中



CP:Alpha蓝忘机X Omega蓝曦臣

警告:我流ooc;现代paro;cp向有车(捂住伦理道德这四个字)

BGM:陈奕迅-低等动物


不知道这个水平会不会被停车……我还是稍微走一下外链吧

晚上争取搞一搞车,可能车反而比较短啊(。这可能不会是个he车

已经补档,补档图片中下一样是同一条长微博,我太懒了(ntm


 

蓝曦臣是从早上开始感觉到体内翻涌的情潮的。他在闹钟响起之前从梦中醒来,感觉自己像是沙漠中的旅人,喉咙间藏着一把沙砾,吞一吞口水都要割得喉管纵向碎裂如一根枯草杆。他的身体里有一团火,慢慢炙烤着他的五脏六腑,烤干所有水分,要他屈服于生存与欲望的本能,臣服给非理智的一团混沌。

依照常理他还可以坚持过今天的这堂古代文学课,蓝曦臣穿好衬衫走到洗漱间里去洗漱。刷牙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与弟弟极为相似的脸,面色带一点绯红,眼神逐渐涣散,此刻最该做的不是洗漱穿衣,而是给自己一针抑制剂。可一旦注射抑制剂,他就会陷入长达一天的沉睡,生理机能只能以这种方式强行压制汹涌而来的情潮,他就没有办法去上课。

他舍不得这节课。一周两节的古代文学课程是他唯一能够见到蓝忘机的机会,一分一秒他都不想放过。搬出家门三个月来,蓝曦臣只在课堂上见过蓝忘机,混在七八十人的大教室里,却仍旧面目清晰像一颗星星,蓝曦臣甚至能在浑浊的空气里嗅到他那一股冰雪般冷冽的香气。

身子里突然涌起一阵热潮,情欲浪潮山呼海啸而来,几乎要将蓝曦臣从头到脚击个粉碎。他骤然被一团湿热粘稠的空气包裹,呼吸困难双腿发软,努力汲取呼吸的挣扎变成一声一声暧昧的喘息。蓝曦臣紧紧扶住洗手台,稳住自己发软的双腿,感觉到身前欲望开始勃发,身后那处已经开始不自觉地收缩,身体内部慢慢流淌起湿粘的液体,全身上下都开始变得炙热。

蓝曦臣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镜子里那张陷入情欲的脸摆出一个苦笑的表情。现在已经到了想起蓝忘机就控制不住的地步了吗,蓝曦臣叹了口气,又觉得这一切荒诞而合理——毕竟他人生中第一个脱离轨道的发情期,就是因为蓝忘机啊。

人类用千万年进化成如今模样,想控制本能并不算太难,只要心志坚定地斗争抵抗总也能保证尊严。可爱情是一种例外。爱情在本能与理智之间游离,将一切边界都模糊,当蓝曦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再也无法抗争自己的本能。

所以在蓝忘机的信息素直直指向他的时候,蓝曦臣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他本来该觉得欣喜,自己默默爱着的人同样深沉地爱着自己,世上还有什么比两情相悦心意互通的瞬间更令人欣喜的吗。然而笼罩蓝曦臣的是如坠深渊般的绝望,被黑暗黏稠而紧密地包裹起来,呼吸都变得痛苦。他本来以为这份感情只要自己藏得足够好,只要自己控制好不泄露一丝一毫,他对他的弟弟这份情感就能够永远被限定在亲情范围里,一生一世,只做最令人称羡的兄弟。

可是蓝忘机竟也怀着同样心情,想要跨过那条模糊的边界,将这份感情拉扯到相知相伴的爱情之中,从此再不分离。

蓝曦臣在那个情潮涌动的时刻甚至想过,就这样接受呢,和蓝忘机在一起,成全自己与弟弟的两情相悦又有什么不好。可蓝曦臣不能。他是一个omega,他很大概率会和蓝忘机生一个孩子。可兄弟相爱近亲相生,谁能保证这个孩子是健康的。如果他们的爱情最终致使一个生命残缺着来到人世,那该是怎样的罪孽。他们背负不起。

所以他搬出家里,借着这学期有早课的借口租住在了学校里的一间小房子里。他不再见蓝忘机,不再回消息,甚至上课连点名提问都跳过他的弟弟。相思入骨风月缠身,也不过是看一看镜子,板着脸面无表情,仿佛能在镜子中看到那个蓝忘机,聊以慰藉长夜里的想念。

 

来戳我


打开大门的时候他尽全力摆出一个正常的表情,用自己最后的理智与清醒告诉蓝忘机,进来。

我们终将在某一刻屈服于本能与情欲,蓝曦臣想,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兽性。


tbc.

  165 14
评论(14)
热度(165)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