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凛冬番外·Fairytale

全文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15



[周喻]凛冬番外·Fairytale

 

周泽楷的毕业礼物是喻文州与他的一张毕业照。喻文州在他的毕业典礼上悄悄地出现,装作学长一般与周泽楷合影,当着天空大地和同学朋友的面,在周泽楷宽大的袖子里牵住他的手指。这是周泽楷遇见喻文州之后第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日子,他不知道喻文州该用何种方式出现在他的父母亲人面前,但他仍旧贪恋这一点点与喻文州隐秘的温存。他把这张有着学校地标的照片夹紧自己的钱包里,从此哪怕褪色折角,他都一直带着与他并肩站在学校里的喻文州。

周泽楷二十一岁从大学毕业之后,申请了加州伯克利的本专业phd。喻文州是漂泊到哪里都能生活的人,便在伯克利买了间房子,跟周泽楷同居起来。周泽楷的实验室生活忙乱而慌张,好在他的导师欣赏他不苟言笑的样子,师兄师姐也觉得他可靠善良,才没在人际关系上闹出新的乱子。有时候为了一组实验数据要熬到三四点钟,回家时候披星戴月,周泽楷蹑手蹑脚地进门,看见喻文州在沙发上熟睡的样子。周泽楷把滑落在地上的毯子给喻文州披上的时候,喻文州睁开眼睛醒来。刚醒来的喻文州带一点点迷茫,眼神涣散着慢慢才能对上焦,但是整个身体都已经意识到是周泽楷,于是露出一个天真而灿烂的微笑。那是周泽楷夜里的烛光,可以照亮他一生的路。

二十三岁的时候,周泽楷导师的项目告一段落,喻文州趁着他闲带着他四处旅行。他们在爱琴海畔看海风吹拂过的历史,无花果的紫色汁液流淌在他们指间;在伦敦的雾里聆听钟声,仿佛在水汽里便能看到雍容富丽的王朝;在埃及看过金字塔,看千年风沙如何带着无法诉说的字字句句拂过脸颊。周泽楷与喻文州断断续续地走过世界很多个地方,看过热烈的荒芜的繁华的冷寂的种种风景,总还是会想起摩尔曼斯克的雪原,想起那里永不消散的长夜,想起极光与楼宇,想起喻文州屋子里哔哔啵啵响动的壁炉火。然后他们会在摩尔曼斯克的那间二层小楼里住一两夜,跟Bert喝喝酒问他是不是又再一次见到自己的旧情人。他们也见过摩尔曼斯克永不坠落的日光,冰冷地充斥在雪原与苍穹之间,没有温度,只有暗淡的光亮。Bert长久地留在那里,会给喻文州新的酒,然后给周泽楷调一杯mojito,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

周泽楷在二十四岁的时候向父母出柜。他背着喻文州回到国内,跪在父母面前说自己喜欢一个男人。古板而严肃的父亲暴怒而起结结实实地扇了周泽楷一巴掌,保守传统的母亲不能相信自己惯来优秀的儿子居然是同性恋,却还是心疼儿子,死死地按住父亲要拿杯子砸他的手。周泽楷盯着家里地面上木地板的纹路,脸颊上的疼痛火辣辣得像有火在烧,他倔强地跪着,没有再向父母说任何一句话。母亲稳住父亲之后连推带赶地将他推出家门,心疼地摸着他的脸,说暂时还是不要回来了,他们也需要时间接受。周泽楷低下头,不到一米六的母亲在他一米八几的视角里显得苍老而弱小,他对母亲说,对不起。他的母亲年轻时候精明干练独立得像钢铁筑成,此刻却红了眼眶。母亲抿了抿嘴之后还是问他,那个人对他好吗。周泽楷点了点头,拥抱了母亲,转身进入深沉的夜色里。

二十五岁的时候,周泽楷和喻文州在加州结婚。喻文州向他求婚的时候,他们正在摩尔曼斯克的某个基地看极光。那天夜里有罕见的彩色极光,斑斓多姿宛如天神的舞蹈,在漆黑夜空中散开一地繁花。喻文州毫无预兆地后撤一步单膝跪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仰起头问他,周泽楷,我们结婚吧。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的脸印上极光的变换色彩,像一个伸手就会消散的童话,局促地摸出了自己口袋里的那个早已准备好的戒指盒子,放在了喻文州手里。于是他们在雪地里笑成一团。极光如果是神明瞳孔里那一缕微光,那么他们此刻正在被神凝视着,注视他们的爱情像今夜盛开的光。

然后他们回到加州登记,在教堂里举行婚礼。周泽楷仍旧没能取得父亲的谅解,但他表姐的到来似乎预示着某种软化。他们的婚礼简单而正式,参加的人并不多,叶修亦在其列。周泽楷穿着黑西装站在牧师面前,看着一身浅灰色西装的喻文州从走廊尽头而来。教堂门打开放进明艳天光在喻文州背后闪耀,喻文州便仿佛是从天上走下来的一个影子,轮廓都带着光。爱情若是将某一个人变成自己的神明,周泽楷在这一刻决定此生只供奉喻文州这个名字。他们宣誓,念证词,在牧师温柔的目光和亲友的鼓掌声中接吻,将彼此的一生都托付。

二十六岁的时候,周泽楷phd毕业,留在美国继续工作。喻文州决定收养一个孩子,他们一起回到中国,在各个福利院里寻找那个最合适的孩子。在某一间福利院里,喻文州几乎是一眼看中了那个坐在秋千上的孩子。小男孩有点瘦弱,显出脸颊有点锋利的线条,他独自一个人坐在秋千上小幅度地荡着,不跟其他的小朋友玩耍,却也有人跟他打招呼。黑发小男孩脸上表情平静,一双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喻文州和周泽楷,带着一点警惕和审视。喻文州说这个孩子眼睛像极了周泽楷,漆黑而明亮,会滴溜溜地转动如同一头可爱的小鹿。周泽楷在这种事情上向来是听喻文州的,只是执意要让孩子跟喻文州姓。喻文州拗不过他,于是给孩子起名喻白,办好手续正式带到了美国去。

周泽楷问喻文州为什么要叫喻白。喻文州说,白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颜色。

是你的颜色。



fin.



he的凛冬就跟大家说再见啦!下次再见画家喻应该就是be线了!回去搞一段时间别的cp再回来搞be,感谢小天使们的喜欢ww

初衷是想写一个冰冷的爱情故事,后来有点甜得刹不住就变成了一个浪漫而冰冷的爱情故事。如果曾让你感觉到甜和欢喜,那我就很圆满了。


附赠一个聊天时候get的贼无聊的笑话,不要当真哈哈哈哈

#关于喻文州的前男友们#

喻文州爱上黄少天的时候觉得黄少天光彩照人少年英气,后来嫌黄少天话实在太多宛如洗脑,分手。

喻文州爱上王杰希的时候沉迷解构主义,觉得王杰希的大小眼富有特色,后来转头研究古典主义讲求对称美,分手。

真的别当真(捂脸

  257 33
评论(33)
热度(257)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