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25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24


25


黄少天在闹钟响起前醒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黄少天看到天边明亮的浅蓝色的光,在他的天花板一角瑟缩着,小幅度地鬼鬼祟祟地摇晃。他看了一眼表,时间是7:27,他的闹铃还有三分钟才会搅扰他的好梦,而他的梦已经消散在晨光里了。

老了老了,黄少天叹了口气,关掉闹钟坐起身来,回想年轻时候上课不得不起床恨不能定七个闹钟三分钟一个,还要争着抢着在两个闹钟之间奋力睡一会的人生,真是光阴飞逝老人觉少,不得不服了。

他走到衣柜前面,脱下睡袍,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西装来穿。做了公司高管什么都好,忙都还好毕竟以前也是一路忙过来的,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姑娘小伙都往他身上贴,黄少天自在逍遥也并不介意花钱买买开心,只是每天上班要穿西装真的苦了他。

黄少天真的很讨厌穿这种束缚感很强烈的衣服,大学的时候他因为能说会道兴高采烈地去参加辩论社,结果玩还没玩两周,倒是先要求大家穿正装。黄少天去校门口西装店三百块钱量体裁衣了一波,穿着活动了两次,贴身倒是贴的,只是奇怪了点,举手投足哪哪都不对,黄少天立刻告辞,退出了辩论社,每天穿着宽松的t恤卫衣在学校里瞎晃。

后来黄少天被喻文州招揽进了公司,喻文州的公司整体宽松很多,黄少天卫衣牛仔裤地上了很多年班,后来做大了,总不能谈判桌上穿着卫衣晃晃荡荡地跟人谈几个亿的大单子,于是黄少天认命地穿上西装,一穿就穿了一衣柜。

当然他穿了上万块的西装之后才知道当年三百块的那么难穿不是西装的错,可心理性的排斥不可避免,那种伸不开手的紧绷着的感觉就跟西装两个字自动划上了等号。说到这里黄少天不由得有点嫉妒孙翔,第一件西装就是喻文州家里量身定制,黄少天都没这待遇。

不知道孙翔起床没有,再不起床真的要迟到了,孙翔每次都卡在迟到的边缘,上学上得风驰电掣生死时速的。黄少天摸着下巴想,嗯,随他。

他推开门,直接看见了孙翔卧室的窗,外面天光已经大亮,今天空气一般,有一层浅浅的灰混在空气里。黄少天往孙翔卧室里看了一眼,里面空空荡荡床铺整齐,孙翔已经起床,可喜可贺。他调整着自己的领带到一个不太勒的角度,一边顺着走廊往客厅餐厅那边走一边喊:“孙翔?孙翔?”

孙翔并没有回答他,屋子里静悄悄的,黄少天只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在有点空旷的房间里回旋了一圈,尾音轻微地震动着自己的耳膜。

孙翔没有在家?黄少天想了一下,今天转性了早早去补习班了?他掏出手机给孙翔的司机打了个电话,司机说六点多的时候孙翔给他发短信说今天不用来送他,他和同学约好了一起吃早饭。

挺好嘛,都学会交朋友还一起吃早饭了,勤奋好学热情开朗啊。

黄少天最后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将它调整到衬衫的正中心上,决定也出门去吃个早饭,不知道公司边上那家流动作业的煎饼果子今天开不开张。


中午黄少天正要下楼去吃个饭,补习班的老师给他打电话说孙翔今天没来上课,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黄少天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孙翔是什么人,孙翔可是能睡到八点零一决不八点起的人,指望孙翔六点多起床和人出去吃早饭,估计要么是看上了女孩子,要么其中绝对有猫腻。黄少天盯着眼前停留“孙翔”名字的手机界面想了一会,听着冰凉女声一遍一遍重复“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他得回去看看。

他把秘书叫了过来,秘书正捧着个饭盒准备下楼热一下手作便当,被他突然传唤有点紧张,黄少天看着她饭盒里的小萝卜水灵灵的,问她能不能给他一根,秘书一脸“boss你没事吧”的表情,却还是乖乖地把萝卜给他。他问秘书下午有什么行程没有,秘书端着便当想了一下,说三点有个跟负责x市项目的group有个视频会议,黄少天认真回忆了一下这个会议的内容,觉得自己不开也没关系。他让秘书联系一下郑轩,这个项目组一直是他在跟,让郑轩把这个会开了,他下午要出去一趟。

黄少天要了一口小萝卜,生的,脆生生地被他牙齿掰断,冰凉的水迸溅出来,他听见自己牙齿碾碎萝卜的清脆声响,起身穿上西装外套,装好手机,关上办公室门下楼开车。

孙翔能去哪里呢,如果孙翔没有上课的话。黄少天用自己的惯常逻辑经验性推理了一下,大概不是去网吧就是在家睡觉。无论如何他决定先回家一趟,看一看孙翔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黄少天回到家里,直奔孙翔的卧室去。早上他站在门口匆匆一瞥,这间屋子与平日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同,真的走进来之后,黄少天看见了整齐摆在书桌上的门卡、钥匙和被从中间剪开的手机卡,边上还放着一张字条。黄少天拿起字条,孙翔写字并不好看,歪歪扭扭的,每个字都像四肢散了架的慵懒的人。

什么“谢谢你”,什么“我走了”,什么“祝一切顺利”?黄少天把字条扔在一边,拉开孙翔的抽屉,数了数里面放着的钱,剩下一千二百块。他没有找到孙翔的手机,想来孙翔一共带走了八百块和一部新的iphone。这点钱够他干什么,摆出一副此生永诀江湖不见的架势,又不知道要逃到哪里去。黄少天第一反应不是生气,只是有点哭笑不得,往好一点想,总也不是被人挟持绑架,他的财产损失不会进一步扩大了。

黄少天掏出手机,给自己当兵时候睡在上铺的哥们打了个电话,哥们如今在公安局里风生水起,黄少天托他动动关系找找自家小孩,哥们满口答应,说只要还在城里,找个人还不容易。

找得到人是一回事,能不能劝回来是另一回事。黄少天自问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孙翔的地方,他坐在孙翔床上把这快两个月的所有事情从前到后又从后到前想了一遍,似乎除了那天他带了个女人回来被孙翔撞见之外,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总不能为这个就要离家出走吧,孙翔见这些事见得少了似的。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坐着想也没用,他决定自己也去找找,找到孙翔他可得当面问问,顺便解释一下他只是约一炮,不是要给他找个妈,他的家庭地位不会下降也不会动摇。


在华灯初上城市从暗淡又一次变得光明的时候,黄少天把车停在了棚户区边上。

他找过了学校附近的网吧,在充满了烟和泡面味道的空气里黄少天依稀看见年少时候的自己,但没有孙翔。他也找过了孤儿院,他在初夏的阳光中蹲下来,小孩子们在刚刚割过的草坪上玩耍,黄少天问他们有没有见过孙翔哥哥,小小的孩子摇摇头,一个大一点的孩子走过来说,孙翔哥哥好久之前就被人接走了,孙翔哥哥有爸爸了。他也找过了小吃街,傍晚时分小吃街已经开始热闹起来,烧烤炒粉拉面炒菜的声音此起彼伏,暖黄色灯光将食物照耀得明亮诱人,黄少天从油烟里穿过去,衣服里都藏着香气。

这些地方他都没能找到孙翔。

其实黄少天很明白,在这个城市里想要找到一个想逃走的人,就像在大海里找一滴水,在雨林中找一棵草,在广袤天空中找一颗星,这一切谈何容易。可黄少天就只是好奇,他想知道孙翔为什么会走,就像他小时候想知道那只猫为什么会走一样。

他又一次走进这个地方,逼仄狭窄,阴暗潮湿,像是走进另一个世界,是这个城市的倒影和伤疤。黄少天站在曾经的孙翔的房子门口,门仍旧那样破旧,是合不上的,虚掩着露出一条缝来,黄少天顺着缝看进去,里面和孙翔在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仍旧是结着蛛网生着霉菌老鼠遍地,脱落了的墙皮露出青灰的瘢痕,像眼睛一样凝视着他这个外来者。

他的身后传来脚步声,黄少天警惕回头,看见了同样警惕的穿着破烂衣服的少年人。不是孙翔,但应该是孙翔的一个朋友,黄少天对这张脸有一点点的印象。

“你……你来干什么?”

“你有没有见过孙翔?他回来过吗,找过你吗?”

少年人打量着他,眼神警惕而防备,过了几秒之后他皱着眉,用一种颇不确定的语气问他:“你是不是那个……孙翔的……”

黄少天虽然不知道他会用什么词,但直觉肯定不是个好词,他不想听到奇奇怪怪的污言秽语,于是截断了他的话:“你见过他吗?”

“没有,他没回来过,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他了。”少年人撇撇嘴,“他不是跟你走了吗?”

黄少天听到了令人失望的答案,也不想跟他多说些什么。恰在此时他接到了公安局哥们的电话,说他们排查了一波之后,发现孙翔曾经在汽车站出现过,买了一张最早一趟去隔壁城市的车票,看起来非常安全,独自一人,不像是被任何人挟持了的样子。

黄少天连声道谢,转身就走,颤巍巍的楼梯在他的脚下似乎摇摇晃晃,黄少天飞快地蹦下来,穿过提着尿壶和水瓶的大爷大妈,穿过架起了炉子准备烧火做饭的中年女人,拨开垂落下来的滴着水的裤子和衣袖,从这漆黑的城市的血管里走出去,钻进自己的奔驰车里。

导航快速地替他规划好了到隔壁市的路线,黄少天在夜色里从城区中开出去。路上车流如织人烟滚滚,灯火交映成迷离的梦境,夜晚的城市绚烂辉煌,霓虹灯光花枝招展着拨弄着每个人的视神经。黄少天又被堵在了路上,车流缓慢地推行者,他心里着急,疯狂地按着喇叭,于是引发出了更多的喇叭声,交响成嘈杂混乱的河流。

孙翔想走的欲望如此迫切和强烈吗?黄少天所能给他的这一切难道还不够好吗?黄少天看着后视镜里城市的影子,认真地问自己,他竭尽所能提供给孙翔的难道不是很多孩子做梦也想不到的生活吗?有很多人挣扎着学业,他只要孙翔考出一个看得过眼的分数就能把他送进别人梦寐以求的高中,他也可以活动一下自主招生将孙翔送进厉害的大学。有的人为房为车苦恼,他可以随便给孙翔买一间小房子,也可以给孙翔买一辆车。有的人为了身份地位削尖了脑袋,可孙翔已经和喻文州叶修这样的人吃过了饭,只要他还是黄少天的儿子,他就已经在这个城市里有了立足之地。

这对于孙翔来说难道不是一步登天吗?这难道不该是孙翔这样的孩子对于生活的全部想象吗?为什么孙翔还不满意,还会离开?黄少天真的太想知道答案了。

车子一路向城市的边缘开着,他甩下了粘稠的车流,甩下了嘈杂的声音,走在和楼宇平行的高架桥上。风猎猎而来,呼啸着吹拂他的脸颊,温热而暴力地抚摸他。他看见城市灯火,看见千家万户,看见繁华像汹涌的流水从身边飞驰而过。

黄少天看见了远处的收费站的巨大的红字,再过几分钟他就会到达这座城市的尽头。

他的电话响起来,是喻文州,黄少天放慢了车速拿起蓝牙耳机,两只手敲着方向盘,看着越来越近的红色的光。

“少天,你现在在哪里?”

“我有点事,要去隔壁城市一趟,明天我就回来不耽误上班。”

“我派人去找孙翔,你现在开车回来。”喻文州的声音急切而不可抗拒,是他严肃时候最常有的模样,不知是不是错觉,黄少天甚至听出了一丝慌乱。

他愣了一愣,把车停在路边,风声停止世界安静,他听见喻文州说:“资金链出了一点问题,我需要你明天跟我一起出差。”

“好。”

黄少天甚至没有迟疑一秒,他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在一边,重新启动了车辆。他看向前方,四散在城市中的车辆在这里汇集成大江大河,奔涌向路的尽头那个被红光笼罩的地方。黄少天看着一辆又一辆车从他身边绝尘而去,呼啸着留下一个风驰电掣的背影。

他凝视着路尽头的红字,这条路开下去,就是这座城市的边界,是这座城和隔壁城市的交界,是他找到孙翔的最大可能。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调转了车头,向着城市繁盛如火的灯光奔驰而去。



tbc.


上半部分完了!!!

前文有些地方需要修改,我改一改情感线索,当时没想这么长的,有条被我当时堵死了的路线我得把它展开!!!

理好了下半部分讲啥我就回来!(确切地说做完了作业我就回来

  162 28
评论(28)
热度(162)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