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23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22


23


不管黄少天脸皮有多厚,第二天早晨醒来和孙翔打了个照面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尴尬。

早上起床打开门的瞬间黄少天看见孙翔也刚刚打开门,他和孙翔的卧室门是对开的,黄少天突然一愣,想起昨天晚上的尴尬场面,一时还没摆放好自己的表情,孙翔那边就动作迅猛地关上了门,留下了“砰”的一声巨响。黄少天看着孙翔房间的门,木头纹路清晰地蜿蜒着,揪着头发叹了口气。

他太大意了,喝了一点酒又被女人撩拨得意乱情迷,脑海里全是要出演给喻文州的浪子风流,习惯性地开车离开,下意识地就把车开回了这间房子。他当然不止这一处房产,平常他也不轻易带他那些男男女女回家,但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要回这里,于是开着法拉利一路狂飙,连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

黄少天完全忘记了,自己这座房子里现在住的不止他一个人,他回到家面对的将不是满屋空寂的深沉夜色,他的房间里会有别人。黄少天完全不记得。

所以当走廊发出一声叮铃桄榔地声响时,黄少天突然一愣,他被情♂欲与绝望搅得一团混乱的大脑里突然有什么东西被这声响唤醒,在“家里进贼了吗我操”的念头被他抛出脑海之后,黄少天终于在短暂的清明中想起,孙翔是在家里的。

这样就很尴尬了,黄少天想,这算什么事呢,这可比儿子半夜起床听见爸妈做♂爱尴尬多了,毕竟这还是不知名的女人和不正义的约♂炮。黄少天的第一反应是,完蛋了,没给儿子做个好榜样,被发现约炮了。

他身下的女人也一愣,从黄少天肩膀探出头想看看是什么人,下一秒就被黄少天按在了肩上。女人身上有酒、烟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脖颈后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蝴蝶纹身,看起来随时就会飞走。黄少天听见门关上的声音,穿过一整个走廊仍然响得惊天动地。孙翔很明显失去了控制,他最近这些天已经不会这么用力地关门了。

黄少天实在很尴尬,就像是兜头浇下一盆冷水,什么黏腻的潮热的意乱情迷的都消失不见了,黄少天觉得自己醒了,他眼前的迷离灯火、他视网膜上的五颜六色和他手掌心握住的云朵与光全都迅速褪色烟消云散,他只看到眼前寂静的月光,像一块捡不起来的帕子,浮在地板上,而其他的地方都只是一片暗淡的漆黑。

女人知情识趣,从他身上下来,理了理混乱的头发,别好了险些滑落的耳环,扯一扯黄少天揉皱了的短上衣,又顺便提了一下自己的靴筒,靠在门上仰着头,微张着嘴轻轻喘气。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他的下半身还没有软下来,生理上的反应仍旧存在,可更高层面的欲望已经潜进大脑皮层,兽性消失而人性醒来,黄少天叹了口气。

“我送你回家?”

“不必了,黄总不是喝酒了吗?”女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自己叫了个车,“送我出去就可以了。”

黄少天替她刷开了门,坚持把她送到大门口看她上车,深更半夜有一点冷,他还叮嘱女人不要睡着在车上。女人挑着嘴角饶有兴趣地听他叮嘱,黄少天被她看得有点发毛,替她关上了车门。

“难怪黄总最近都不出来玩。”车子要开的前一刻,女人摇下车窗,对着黄少天了然地挑了挑眉,弯起嘴角露出一个鲜红的微笑,“原来家里有人的,还很年轻嘛。”

回去之后黄少天站在孙翔门前想了很久,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究竟是不是要解释,解释又能解释什么。不知道寻常家里被儿子撞见爹妈做♂爱的时候爹妈是怎么处理的?黄少天小时候好像没怎么见过,或者大概见过了也不知道吧。不过孙翔……孙翔经历毕竟不同常人,他从小就跟这些事打交道,也许消化得会快一点吧。

黄少天看见走廊尽头躺着的孙翔的杯子,陶瓷杯非常结实,摔下去也并没碎裂,不愧是喻文州推荐的小众奢侈品牌,质量对得起价格。杯子滚落在月光里,黄少天弯下身去,月光浇了他满身,他伸手捡起杯子,舀起了满满一瓶皎洁的白光。然后他走进厨房,每一步都抖落了身上的月光,杯子里的光漏下去,他给孙翔接起一杯水,里面乘着半轮月亮。

孙翔的水杯还在那里,里面的月亮消散在白日天光里。吃完早餐的黄少天看了一眼表,已经快要到孙翔上课的时间了,孙翔仍然没有要出门的迹象。于是黄少天认命地接受了这个“孙翔小朋友害羞了尴尬了不好意思见他了”的设定,端着面包火腿和鸡蛋敲孙翔的门。

“孙翔,孙翔你好歹要出门吃早饭吧,你得上课吧,你怎么还不出来了呢?”

孙翔仍然没有回应。黄少天知道自己能直接进去拎着领子把孙翔从房间里揪出来的,可黄少天还是克制住了。他叹了口气,把面包放在了孙翔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那……那什么,公司有事我先走了,你出来吃饭,司机在楼下等了。”


晚上黄少天照例加班,他已经加班加成了习惯,八点才是他的正常下班时间。十点钟回到家里的时候,他一边等电梯,一边刷手机,微信群里一排小红点,黄少天挑了几个工作群处理了一下停车的几分钟来不及处理的信息,电梯里信号时断时续,黄少天百无聊赖,戳开了朋友圈。

今天电梯里信号很差,黄少天看着微信封面左上角的彩色圆环转了一圈又一圈,看得久了还有点目眩神迷的感觉。电梯上来得很快,黄少天还没等微信因为没有信号彻底罢工,就走出了电梯门。屏幕左上角的E变回了4G,黄少天出乎意料地刷到一张孙翔发的图片。

孙翔好像从来没有发过朋友圈,黄少天看见孙翔的头像出现在朋友圈界面的时候还有点惊讶,不由得又下拉刷新了一次。孙翔发了一张图片,黄少天一眼看出这张照片拍摄于孙翔的床上,灰蓝色的底色正是他亲手挑出来的床上四件套,亲肤柔软品质高级,颜色也合他心意。灰蓝底色并不平整地褶皱着,像是波涛汹涌的海洋,浪花翻卷着,高高低低地凹凸着,投下暗色的阴影来。与这冷淡深沉的颜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柔软表面铺展开的一大片深深浅浅的粉红色,层层叠叠地展开,像是一座被推倒了的粉红色高塔,砖块整齐有序地散落着。

孙翔给这张图片配了文字:都是老子的钱,并附一个带着墨镜的得意表情。

黄少天看了三秒钟,心情从“啥玩意这是??”到哭笑不得最后变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我儿子太可爱了吧”,要不是他还有别的更有趣的打算,他能在楼道里笑到腿软。黄少天想要放声大笑,毕竟想要憋住真的太难了,但他想了想,决定捉弄一波孙翔,毕竟小朋友这种过分了的可爱可不是每天都能碰上的。

于是黄少天退出微信,把手机放在兜里,然后打开了大门。开门时候他故意把钥匙转得哗啦啦地响,关门的声音也格外巨大,生怕孙翔不能发现自己回来了,还对着卧室的方向喊了一声“终于回家了可累死爸爸了”。黄少天非常满意地听见孙翔房间里慌乱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细细地听还能猜到孙翔此刻并没有关门。

这太棒了,计划通!黄少天憋着笑,尽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正常,然后一溜烟地快步穿过玄关穿过客厅穿过走廊,又一次调整了表情仿佛毫不知情,确认一切无误后站在了孙翔房门口。

在床上的孙翔仍然只穿着睡衣上衣,不穿裤子,赤着脚——黄少天曾经问过孙翔为什么总是光着腿在家里晃,孙翔回答他裤子滑滑的,感觉太奇怪了——此刻正趴在床上归拢他床上的钱,一双手在被子上四处乱抓,试图把摊成一排的钱收拾起来,有几张钱离得太远,孙翔伸长了手去够。黄少天看见他抻着脖子伸开胳膊,整个人的线条都被拉伸开来,丝绸睡衣顺着身体的线条滑落下去,露出一截腰来。少年人的身体柔韧白皙,腰背塌下去的线条是个温柔的弧形,让他想起月亮,想起海浪,想起一切清澈又美好的东西。

孙翔很慌乱,黄少天看见他通红的耳朵,他后颈的皮肤也是红的,他低着头,后颈的骨头凸起来,漫山遍野都是红色,在黑发下面若隐若现。

“你藏什么呢?”黄少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是疑惑,不过孙翔显然没有更多心情分辨他的演技,黄少天看见他抖了一抖,就好像他一个多月前在他车上刻字被发现了的时候,肩胛骨上陡然立了起来。孙翔伸出手抓起一个垂在窗边的被角,迅速地把被子翻过来,骤然改变了形状的被子带起强大气流,孙翔床上的钱被这风激起,哗啦啦地散落开。

孙翔低声骂了一句“我操”,僵硬地转身,挪了挪身子试图把钱藏在身后黄少天看不到的角度,即便面对着黄少天,也要用手在后面拨拉拨拉,让钱归拢在一起。

“怎么把钱摆在床上钱可不怎么干净。”黄少天尽力憋笑,皱起眉来装作什么也不知情的样子,“钱都是你的你藏什么,还想携款潜逃不成?”

孙翔局促而警惕地盯着黄少天,黄少天也看着他,状似无意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转身就要走:“我就是看你藏东西好奇了以为你要藏什么小黄书,藏私房钱又不是什么大……哎我操孙翔你干什么?!”

孙翔在黄少天拿出手机的那一刻从床上弹起来,跳下床来几步跑到黄少天面前,一把抱住黄少天的手,伸手就要抢他的手机。黄少天哪里能如他的愿,一个转身从孙翔手底下挣脱出来,孙翔扑上来还要继续抢,黄少天一路后撤轻巧灵活,却错估了孙翔床的位置,向后一步刚好撞上孙翔的床,黄少天重心不稳,直接向后倒在了床上。

即便倒了下去,他也仍然把手机尽力举到头顶,几乎快要够到床的另一头,孙翔站着伸手去够怎么也没够着,而黄少天已经解开了锁,一时情急,孙翔直接扑到黄少天身上,抻长了胳膊去抓黄少天拿着手机的手。黄少天迅速给手机倒了个手,右手把手机藏在身子底下,孙翔没抓着,扳着黄少天的肩就要逼他翻身。黄少天没想到孙翔一时羞窘潜力无穷,居然差点把他真的翻个九十度,心道不如先发制人,于是左手一撑,扣着孙翔的腰打了个滚,手机丢在一边,把孙翔压在床上,膝盖压在孙翔大腿上面,捉住孙翔还要奋力挣扎的一双手举过头顶,就这样把孙翔牢牢地压在了自己身子下面。

这一番打闹动静颇大,孙翔的被子早都凌乱不堪,上面的钱轻飘飘地在空中扬起又落下,唰啦啦的声音犹如鸟群振翮飞起,又像繁花簌簌飘落。透过纸币折射的灯光似乎都带上一点粉色,黄少天在灯光下喘息,孙翔在他的身子底下喘息,他看见孙翔被拉扯开的领口露出一截泛着粉红的起伏的胸膛,孙翔的脸上飞着红云如同艳丽晚霞,少年人又羞又窘,却突然笑起来,黄少天觉得他眼角都凝着水光,这一笑便多少有点水是眼波横的意思了。

下一秒黄少天意识到这个姿势有多么奇怪,孙翔甚至还光着腿。孙翔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件事,他脸色一变,云蒸霞蔚瞬间变成黑暗夜色,孙翔咬着嘴角,面色暗淡,一把推开他的肩头坐起身来。黄少天觉得氛围变得奇怪了,他既觉得尴尬,又觉得担忧,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于是坐起来把孙翔床上已经被他们压皱了的钱收起来。

孙翔推了他一把,黄少天抬头看他,孙翔冲着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你他妈快出去,我自己能收拾。”

黄少天听话得出乎自己意料,乖乖地放下手里的钱就出了门,像是他完全没有思考,只是听着孙翔的吩咐。出门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孙翔,孙翔埋着头盘腿坐在床上,并没有分给他任何眼神:“把门关上!”

关上了门之后黄少天才好像终于找回自己的神智,他安静地站着在门口,歪着头盯着门,仿佛这样就能看穿门里的孙翔在做什么似的。

怎么回事啊这是,黄少天在心里问自己,这气氛,怎么怪怪的啊?



tbc.


不知道这些词会不会被屏蔽???我先试♂探一下

  142 14
评论(14)
热度(142)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