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19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18


19


黄少天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孙翔很少见到黄少天真正没有表情的样子。然后黄少天蹲下身捡起了帽子,放在手里轻轻拍掉了上面沾的土。他把帽子放在凳子上,跟他刚刚买给孙翔的食物们放在一起。接着黄少天站起身来,握拳又松开,又握拳然后松开,孙翔看见黄少天的手心一片通红,那一下他用了全身的力量,现在他的手还都是麻的。黄少天从他身边走过去,呼吸正常脚步平稳,孙翔僵立着不敢看他,只是盯着黄少天刚刚捡起来的帽子,上面有一道灰色痕迹,突兀得像个伤口。

黄少天全程都没有看孙翔,好像只是一阵风吹落了他的帽子,好像他只是走过一片没有人的空地。

他生气了吧,孙翔想,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看见黄少天生气。黄少天好像从来没有生过气,他被刮坏了新车的时候没有,他被孙翔骂神经病的时候没有,他从来没见过黄少天真正生气。孙翔不是傻的,他知道人真正生气是什么模样。

平常轻易不生气的人生气起来真的很可怕,面无表情的黄少天连眼神都没有给过孙翔,孙翔却觉得在这个炎热的正午里他几乎都要发起抖来。黄少天会怎么对他,是会把他就这样丢在这里吗,还是会向他要回所有黄少天曾经给他的东西呢?孙翔不敢想,也不想去想,他自从黄少天说要带他去游乐园开始就设想过种种可能,他甚至还真的怀揣一丝幻想,也许黄少天只是因为看到了他的那张传单,想带他去游乐园玩一玩。

他做了整整一晚上的噩梦,梦里他又回到五岁那一天,妈妈带他去游乐园,他小心翼翼地说妈妈我想荡秋千,已经面目模糊了的妈妈把他抱到秋千上,在背后慢慢地把他推起来。飞上天的感觉真让人开心,孙翔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鸟,伸出手就能摸到白云。而下一刻他的秋千就断掉了,他被抛向天空,身后什么也没有,他回头想要向妈妈求助,却只看到妈妈走进人群的背影。

孙翔跌落在地,筋断骨折的疼痛并没有出现,迎接他的是背后黏腻的汗水和漆黑的房间。他喘着气拉开窗帘,深沉夜色拥抱着他,孙翔却并没有放心。他实在不知道黄少天在他身上想得到什么,这个世界上从不可能有不等价的交易,黄少天给了他这么多,却什么都没有索取,现在孙翔已经知道黄少天是个商人,甚至连打马里奥都要冒着摔下去的危险去拿隐藏金币,他怎么可能在自己身上做慈善。

在游乐园的一切都似曾相识,虽然黄少天带他来的这个游乐园比他之前的那个要豪华太多。坐在海盗船上的时候孙翔感受到梦里熟悉的感觉,像坐在秋千上,心脏被什么东西紧紧攥住似乎下一刻就会从嘴里飞出去,而他会坠落,身后没有人会接住他。

他的人生像是一张被折叠起来的纸,游乐园这三个字从纸的两段穿透他的冬春夏秋,孙翔又一次站在游乐园里,才知道自己仍然记得十年前的被母亲抛弃的那一天。

他仿佛是重新回到了那一天,一切都在被重演,只不过他长大了,变高了,身边不是他的母亲而是一个就算是他父亲的人。可没有任何人能够告诉孙翔,这并不代表他的下一次被抛弃。也许这不是,但孙翔控制不住地要向那个方向想,他的脑子里像被凿了一个洞,所有的思绪都最终沉入那个洞里,宛如百川归海,怎么拽也拽不回来。

孙翔一路都在克制自己,说服自己不要过分敏感,不要过度解读,这么久了他应该信任黄少天不是一时兴起,他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会对他温柔。

可在黄少天说要去买棉花糖的时候,孙翔真的控制不住了。他仿佛又一次回到那天,回到那个举着棉花糖看着妈妈的身影融进人群的时刻,他觉得十年时间一下从他身上被剥离,他仍然是那个小孩子,倔强地相信妈妈会回来,妈妈只是去买东西了,他在原地等着,他没有动,因为他是个听话的小孩子。

他担心黄少天站起身,下一刻就会消失在游乐园的欢声笑语里,留下他一个人在小广场寂静的长凳上,又一次被抛弃到这个嘈杂的世界。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他对这个世界刚刚建立起了一点点信任,他想保留住这摇摇欲坠的美好世界。

可当“黄少天生气了”这个念头以一种闪电破空的姿态劈开他空白的脑海的时候,孙翔突然意识到,黄少天真的不是这样想的,黄少天真的只是带自己的儿子来游乐园玩耍,想要补偿给孙翔一个美好的童年。

他又一次搞砸了这一切,好像他生来便不习惯接受任何人的好意,到最后总是会一无所有。孙翔觉得浑身冰凉,他蹲下身,胳膊抱住自己的膝盖,阳光在他的腿上灿烂地绽放,孙翔低下了头,把头埋进身子和腿围成的暗影里。

这算什么,孙翔轻轻地问自己,恃宠而骄吗?现在的他居然都学会恃宠而骄了。黄少天怎么可能永远无条件地包容他呢,怎么可能一直都容忍他的任性和不尊重呢,怎么可能一直以来都对他的不信任毫无芥蒂呢?

孙翔想,自己就像是个调皮的孩子,一次一次地试探着黄少天的底线,以此来证明自己真的被在乎,真的会被包容,黄少天真的值得信任,他真的拥有了这一切。

玩脱了吧,傻逼孙翔。

他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头发磨蹭着腿上的皮肤,又扎又痒。正午的阳光炽烈地烘烤着他,他的背脊开始出汗,短袖黏在身上,一片湿热。他不是第一次在这世上孤单一个人,但这一次是他自己犯了错,他没权利责怪任何人,何况他还欠黄少天一句谢谢。

孙翔有点想哭,但是哭有什么用呢,哭只是有人疼爱的小孩子用来撒娇的专利,有人看的眼泪才有意义。他很小就知道,他没有人疼爱,他的哭不过是噪音和浪费水分,他无处可以博取同情,也没有人会擦掉他的眼泪然后抱抱他。

是他得意忘形,是他口不择言,其实一直以来是他配不上黄少天给他的好意和善良,现在黄少天要走黄少天不要他了,也都是他孙翔自找的。


不知过了多久,孙翔听见脚步声,他不想抬头,他不想见任何人,他至少还有权利在这里蹲一会,逃避一下现实,不用去看他亲手打碎了的美丽城堡和他自己踩碎了的梦。

下一刻他感觉到有水从天而降,大量的、有点冰凉的,汩汩而来如同瀑布倾泻,倏忽打湿了他的头发。他感觉到水贴着头皮流下来,一些顺着脸颊滑落滴在腿上,一些顺着背脊蜿蜒而下,他的衣服湿了,他的头发也湿了,孙翔一开始以为是下雨了,可他悄悄抬起手臂,外面的天仍然阳光灿烂。他感觉到有人冲着他的屁股轻轻地踢了一脚,力量不大,疼也说不上,只是顶得他重心不稳。他用手扶着地稳住了身子,不至于很没形象地跌个尴尬姿势。

然后孙翔听见熟悉的声音,黄少天的语调冷硬,孙翔第一次听见他这样严肃的语气,像是在冰层下涌动着火,下一刻冰就会被烧穿,火就会劈天盖地地燃烧:“你现在清醒了吗?”

孙翔骤然回头,他甚至说不上来这一刻的心情是惊喜还是恐慌,他看见黄少天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一瓶已经倒空了的矿泉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黄少天的头顶有阳光,他的脸逆着光看不清表情,而从发梢迸射出万丈光芒,落在他的肩头,孙翔看得久了,眼睛有点干涩酸痛,他闭上眼睛,仿佛有生理性的泪水从眼睛里涨起来。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孙翔并不习惯这样的黄少天,但也许这才是黄少天,一个在广阔世间杀出一片天地的男人,他其实是冷漠的,是刚硬的,是坚不可摧又包容万物的,“你他妈觉得我和其它人渣一样吗?”

孙翔想反驳一下不过是抛弃了他这样一条没什么意义的生命而已没那么严重,但是这一刻他不敢反驳黄少天。他意识到黄少天是认真地觉得他的生命有价值,认真地觉得他的灵魂值得被拯救,在黄少天不知道是怎样的价值标准里,也许他值得这一切。

他咬着嘴,轻轻地摇了摇头,随着头的摆动发梢甩落了水珠,落在干燥而明亮的大地上,变成一点灰色的阴影。他知道他的头发黏在了脸颊上,冰凉而滑腻地贴着他的皮肤,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对……对不起……”孙翔小声地说着,又怕黄少天听不到,仰起头闭着眼对着黄少天大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孙翔眼前的世界是一片明亮的红色,他感觉到光的方向,也知道眼前的一条阴影是黄少天。也许在赤裸的被暴露给阳光的世界里,唯一能确保他这样地下水沟里爬出来的生物不会被阳光烧死的、他唯一的庇护所,就只有黄少天。

“小傻逼。”他感觉到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脸颊,手上带着水的湿凉,“起来起来起来,搞得好像老子欺负你了似的。”

孙翔想动,却发现自己根本站不起身。他不知道蹲了多久,腿脚一片酸麻,原先不动倒还罢了,稍微一动便觉得脚上像是被千万小针扎着,大脑完全失去了对腿脚的控制权,他连用力的姿势都找不到。

“哎你怎么还来劲了,起来啊还要给我磕个头不成?”黄少天偏着头看他,奈何孙翔越是努力越懂不了,“都说了原谅你了你爸爸很好说话的!”

“不是……我……腿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我怎么养了个傻儿子!”黄少天爆发出一阵大笑,孙翔又羞又气,简直又要把头埋下去。

黄少天向他伸出手,他的手掌心跳跃着阳光:“起来吧,我拉你。全身都湿了,刚好我们一会走一波激流勇进。”



tbc.


好了朋友们别紧张,这个文虐也不在这里虐啊!!!黄苏苏当然是胸♂怀宽广包容一切的!!!(he always

眼见着就到了开心的连环搞事情的阶段,哎呀,我发疯跳跃,寝室低温手指僵硬也没法阻拦我!

  130 18
评论(18)
热度(130)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