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15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14


15


请一天假再回到公司,黄少天发现自己有了一个突发日程,中午出发的航班去g市出差。

其实他对去g市开会并没有什么不满,喻文州有在g市开分公司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他去考察他也完全没意见,他明白喻文州的想法也支持他的野心,这么多年来喻文州为了脱离父亲的阴影从喻公子变成喻总付出多少努力黄少天清清楚楚。

“为什么这么着急啊我昨天刚请了假手里压了好多事,现在出差回来我怕是要累成狗了啊队长!”黄少天闯进总裁办公室,敲着桌板对喻文州抗议。

这大概就是一同打江山的创业伙伴的好处,黄少天可以直接敲开办公室的门跟喻文州叫板,而且因为很少有人能在语速上赢过他,黄少天甚至常常逼得喻文州说不出话来。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委屈少天了,给你开五倍加班费?”

黄少天感觉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虽然他对这种感受太熟悉不过了:“这是钱的事吗队长?你明知道我刚刚养了个儿子!家教还没找好我还没带他熟悉周围环境我怎么就能走了呢?”

安定坐在桌前的喻文州喝了一口茶,端着茶杯仰视气势汹汹的黄少天,对他微笑:“这是要我给你放三个月产假?”

黄少天气结,喻文州虽然字数上不占优势,但是通常情况下最后喻文州都是嘴仗的胜利者。

“好啦少天,你那个儿子没你的时候也活得比谁都好。”喻文州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又不是结婚蜜月,别那么入戏。”

喻文州说得也对,黄少天冷静了一下,回到办公室把下属叫到一起开了个会,交代了后面几天的工作,又点了两个人一起出差。好在他们这些人飞来飞去早已经习惯,在办公室里都留着出差的全套装备,拎起来就能走,秘书给他们安排好了去机场的车。一早上处理工作布置任务,在车上黄少天还在和g市的客户接洽,一路焦头烂额不得空闲,黄少天他们几乎是卡着点到了机场。

候机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有空忙点自己的事,他给孙翔拨了个电话,但孙翔没有接,可能是没睡醒,黄少天扣着手机在发微信还是再打一个之间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发个微信比较好。

“我临时出个差,你在家自己待着。出门记得带钥匙,不想出门叫家政阿姨来给你做饭,姓刘的那个。楼下面馆还不错,钱自己拿。有事给我打电话,不行就发微信,锁好门窗,注意安全。”

直到上飞机黄少天还在想自己有没有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他担心一个疏忽没叮咛到孙翔,孙翔出点什么意外就不好了。正想着,喻文州的话又突然浮现在脑海里,黄少天叹了口气,盯着没有回复的微信界面,在空姐的温柔注视下关掉了手机。

太入戏了啊黄少天,可别真把自己当什么老父亲,天底下哪有什么父亲会在见到儿子的第一眼想的是“这小子真带劲”的。虽然现在黄少天摆正角色,他绝对不是个变态老流氓会对十五岁的孩子下手的,但孙翔看起来像一朵带刺的玫瑰,虽然还没完全盛开,但已经能想象到成熟之后是何等模样。

他根本不需要担心孙翔,孙翔是在棚户区的污泥里摸爬滚打、被生活千锤百炼过的,可不是温室里的花朵、真空房子里的玻璃娃娃。在棚户区那样的地方他尚且能活得让人觉得耀眼,何况在他家里这样一个安全又舒适的环境里。

也许孙翔根本不需要他的照顾,孙翔自己照顾了自己那么久,活得不是照样很好吗?

更何况也许等他回去,他会看到自己被搬空了的家也说不定,谁知道孙翔没有他盯着会不会真的逃跑呢。

就当做慈善吧,黄少天想,能用钱衡量的东西在黄少天看来都不是特别大的事,毕竟他的钱凭借一个小混混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是取不出来的,他已经给了孙翔他能给的最贵重的东西——他的信任和善良,不管孙翔想不想要,他都已经拥有了。


三天出差对黄少天来说是家常便饭,谈判桌上刀光剑影,饭局应酬也暗藏玄机,黄少天自从那年喝到胃出血就没再喝酒,到现在圈里都知道他不能喝,也没人敢随便灌他酒了。带着下属从谈判应酬中生还之后,黄少天终于能够坐上飞机稍微睡一觉,在家享受一个周末了。

一下飞机,黄少天第一件事是给家政刘阿姨打了个电话:“刘阿姨,下午有没有空来做饭,在外面吃了三天宴席想吃点家常菜!你要不带孙子又方便的话就来一趟吧!”

黄少天跟刘阿姨已经有好几年交情,刘阿姨当然满口答应:“好的黄总,我现在就去买菜。”

“家里没菜吗?你就用家里的菜随便做做就行了,不用太丰盛,我吃个安心。”

“黄总开玩笑了,我上一次去都是上周,冰箱里就算有菜也要不新鲜的了。不麻烦的,我去超市很快就买好了的。”

“等等等等,上周?这个周没人给你打电话让你帮忙做饭吗?”

“没有,您家那位小朋友没有打过电话的……您今天想吃什么,我去超市看一看。”

“刘阿姨你做什么就是什么吧。”

黄少天匆匆地挂了电话,开始给孙翔打电话,电话那头是冰冷的女声宣告着孙翔的电话已经关机。孙翔也许还是离开了。这当然是他想象到的一个结局,他在孙翔说不跑的时候曾经有一刻真正相信孙翔的话,可惜还是错了。黄少天捏了捏拳头又放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就像他小时候捡回来的那只橘猫,多么可爱又多么任性,喜欢挠他咬他,被他随便一碰就会炸起毛来,伸出一只手就能按着肚皮把它钉在地上。被抱起来的时候会浑身僵硬,洗澡的时候更是张牙舞爪挠得他全是都是血道子。他喂给它小鱼干,给它做小窝,给它买玩具,挠它下巴摸它背脊,用最好最温柔的姿态对待那只猫,真正把它当成家人。可猫还是跑了,在有一次他跟爸爸妈妈去姥姥家坐了一个下午之后,这只在他家待了一个月的猫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黄少天还记得当时年幼的自己很伤心,蹲在没有了猫的猫窝前面盯着漂浮的猫毛发愣,父亲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说,也许这只猫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也许孙翔也只是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他没有任何权利把这一切强加给孙翔。孙翔不是需要他同情需要他安抚的小猫,孙翔是自由的坚韧的有权力自我选择的人。

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的黄少天在打开门的瞬间愣住了,他看到的不是空荡荡的房间,而是瞬间警觉的端着盘子的孙翔。

孙翔头发乱得像个鸡窝,赤着脚站在地上。他只穿了睡衣的上衣,下身穿着内裤,光着两条腿在房间里晃晃悠悠。少年人的小腿尚且光滑白净,虽然纤细但也有隐约而美好的肌肉线条。他卷起的袖子在胳膊上松松地垂落下来,黄少天又一次开始思考睡衣是不是买大了,孙翔可能比他预估的还要瘦一点。

“哎哟你回来啦?”

孙翔在看清了来人以后放松下来,神色自如地在把盘子放在茶几上,叉开腿坐下来,膝盖骨在一层薄薄的皮肤下突出来,黄少天甚至看见了血管。电视里正在播篮球比赛,各种颜色映在孙翔脸上。

黄少天一时有点难以消化这个场景,在门口愣了足足十秒钟,孙翔终于从激战正酣的篮球比赛里分出一点注意力给黄少天:“你是不是傻了?快关门快关门楼道风他妈好冷!”

黄少天提着箱子进来,换了拖鞋之后走到沙发背后,孙翔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面前放着一盘煮好了的速冻饺子。黄少天看着他用筷子戳进一个饺子里,咬开一个小口,伸出舌头舔一舔里面的肉馅,努起嘴对着开口吹了吹,水蒸气从饺子的开口升腾起来,孙翔吹了四五下,这才一整个送进,嘴里还没完全咽下去,就戳起了下一个,仿佛有人要跟他抢似的。

电视直播突然插了一段广告,孙翔这才舍得看黄少天一眼,拿着筷子颇为不满地敲了敲盘子:“你看我干嘛?想吃拿双筷子过来吃就行了啊。”

黄少天一愣,走到冰箱跟前拉开冷冻室,看见里面他大概是过年那会买的几包速冻水饺已经全部消失,厨房的垃圾筐里还有它们袋子的尸骸。

“你吃了三天速冻饺子?”

孙翔放下了筷子,仰着脖子看着黄少天,语气有点激动:“怎么了还不许我吃吗?”

“你吃,你吃,没不让你吃。”黄少天无奈摊手,“就只吃了饺子?”

不知道这句话究竟哪里触到了孙翔的雷区,孙翔突然站起来,跑进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一沓皱巴巴的纸币,粗暴地塞进黄少天手里,黄少天不知道他这是唱哪一出,有点懵地看着孙翔,孙翔咬着嘴唇,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突然冲他吼起来:“就是吃了你三盒饺子,我赔给你!这不够我再去赚钱赔给你!”

黄少天好像突然有点明白,这小子大概又会错意了。他把纸币塞回孙翔睡衣的口袋里,孙翔喘着气,一脸倔强表情。他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眼前梗着脖子的孙翔,少年人的身体在他的怀里僵硬得像一根木头,他摸到背脊的肌肉在他的手掌心里紧绷着抵抗他。他听见孙翔的心跳激烈而迅速,带着蓬勃的生气,仿佛还能听见血液滚滚流动的声音。

然后孙翔慢慢在他的怀里软化下来,气息也渐渐平稳,黄少天感觉到他在挣扎着想要逃脱这个怀抱,但他紧了紧手臂,把孙翔牢牢地捆在怀里。

黄少天问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关机了?”

孙翔回答得很小声:“……没找到充电器。”

“傻小子,你不会翻一翻别的地方,不行还可以用我的。”

孙翔一用力推开黄少天,红着脸对黄少天喊:“我他妈不敢翻你的东西,丢了什么我说不清。”

黄少天能想象到他小心翼翼的模样,不敢出门,不敢打电话,不敢找东西,连拆一包速冻饺子都因为自己没有知会黄少天而非常心虚。

“不要紧张,这是你的家,你想找什么就找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把屋子捅破了天也有我替你兜着。”电视里的篮球赛随着一声哨音开始新的一局,黄少天握住孙翔大臂,表情认真,“你也是主人,你不需要我的许可才能做什么事,你自在点,明白吗?”


tbc.


今天不知道有什么可以bb………………反正我爱大家(ntm

  139 27
评论(27)
热度(139)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