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12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11


12


黄少天在车上放音乐,倒不是难听,就是有点吵,和孙翔平常听见的小吃街里回放的背景音乐不太一样,孙翔还没适应。他还是头疼,车上奇怪的味道熏得他有点发晕,好在没吃什么东西不至于吐出来,他上次划了黄少天的车惹来这么多麻烦,可不敢再挑战黄少天对车的底线。

他把窗子摇开一条缝,马路上流动着的繁华喧嚣哗啦啦地涌进车里,连同并不清新的带着灰尘的空气一起,把车里的音乐和凝滞空气搅成微小的碎片。孙翔抻着脖子扒着那条缝往外面看,真实的外面和透过玻璃看的不太一样,好像那条缝里的世界离得更近一点似的。外面已经黑了,灯都亮起来,玻璃就显得有点像一面镜子,他看见黄少天转头看了他一眼,孙翔没理他,仍然看着从眼前缓慢流过的车与灯光,还有树、楼宇和人。

猝不及防地他手指扒的那块玻璃开始下降,更多的现实世界打开在他的面前,孙翔震惊回头,感觉自己遇到什么灵异事件,看见黄少天嘴角扬起的弧度,就知道肯定是黄少天干的。我艹,贼几把厉害,孙翔想,黄少天居然还能控制我这半边的窗户。

“头和手别伸出去啊我不想养残疾儿子。”

孙翔收回自己刚刚想伸出去抓一缕风的手,翻了个白眼腹诽,不知道是谁第一次见面差点把我腿掰残。

风吹进来,空气的流动让孙翔感觉舒服了很多,穿过了拥堵的市中心上了环线,车子也开得快了些,霓虹灯一路从车边慢慢退远,孙翔还来不及分辨这一块招牌的颜色和字,那光影就已经消失不见。风呼呼地吹着,他好久没剪的头发被吹乱了挡住他的眼睛,他拨开后又打在脸上,居然还有点轻微的疼痛。

孙翔从没有来过在城市东北边的经济开发区,就像他几乎从来没离开过老城区一样。非要孙翔说实话的话,大概就是在被黄少天要求穿过半个城市给他送鱼蛋粉之前,孙翔甚至不知道这座城市这么大,竟然在这么远的地方还有这么多的高楼。

这仿佛就是另一个世界,前两次孙翔过来都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人多得几乎能把公交车撑爆,他在人缝里钻来钻去还要护着那碗鱼蛋粉,呼吸都困难了哪还有心情看窗外是什么样子。现在他终于看清楚了,这个地方简直就是高楼大厦的丛林,每一栋楼都有那么高,他要仰着脖子才能看到,有些甚至已经顶出车窗的边缘,除非把头伸出去才能看见楼顶长什么样子。比起他常常活动的老城区,这里散发着一股冷漠的拒绝的气息,孙翔觉得那些楼都在俯视他,都在挤压他,都想要把他按在地底下。街边的路灯是非常明亮的,一看就很新,他们行驶的方向车子不多,但反方向的车拥堵成近乎凝滞的状态,黄少天开得很快,那些车便成为五颜六色的河,路灯就像河底星星的倒影。

车子被黄少天开进了地下,孙翔从不知道土地的下面还可以有这样的东西,空旷、干净、整齐,还有灯光、白色的墙和平整的地。这个地方有很多车,孙翔大部分都不认识,但都是很新很亮的,是那种他在街上看见肯定会划两笔的。

黄少天大概看出他的想法,语气调侃:“可别没事在地下车库拾起你的老本行啊,这里有监控,你爸爸我赔不起的。”

孙翔哼了一声,别开了眼,远远地就看见黄少天那辆红车,就跟那天在街上一样迅速地抓住了他的视线,孙翔有点心虚,干脆也不张望了,低下了头盯着自己衣服角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刮破了露出的线头。

“前面那里是电梯,从地下可以直接上去。”黄少天在车里给孙翔指,“不过一般你要走下面也是跟我在一起,我等会带你走正门回家,让保安也认认我儿子的脸。”


于是两个人下了车之后顺着地下车库的路走上去,空旷的空间里一点声音都很响亮,孙翔听见自己和黄少天的脚步声,最开始是一前一后,后来逐渐变成了同一频率。这感觉太神奇了,他走在土地的下面,和别的人一起,要知道孙翔以为自己唯一会见到地下长什么样的机会就是死了被随便一埋。走到地上的时候孙翔稍微有点喘,台阶很长,坡也并不平缓,黄少天却好像没什么事,看着孙翔站在边上微微喘气。孙翔一边平复有点紊乱的呼吸,一边暗自想,早晚有一天老子能打得过你!

地上的世界又不一样了,孙翔觉得眼前这幅景象只能在他从楼下杂货店经过瞥一眼的老板娘会看的电视剧里才会出现。他站在一座喷泉前面,喷泉的形状和颜色都随着灯光变换着,喷泉停下来的时候他看清后面墙壁上小区的名字,字都是金灿灿的。孙翔透过栏杆看见里面青色的楼,窗子里透出的灯光明亮温暖,拉起来的窗帘上印着走动的人影,他想,这里的人真有钱,都能有窗帘。

他强迫自己多去看一看,多胡思乱想一点,这里和他五岁那年被抛弃的那个高档社区不一样。

孙翔不能否认,自己站在这里的时候,仍然控制不住地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那一天,他被母亲抛弃在这样的一个社区旁边,他看着灯光明亮又熄灭,看着窗帘上印出的小孩被父亲抱起来架在肩上的影子,看着栏杆拦住的世界那么美丽,有灯有水还有红色的小木屋。

很多年过去了,当他站在高档社区的门口被保安审视的时候,他仿佛又回到那天,变成举着棉花糖等妈妈但妈妈再也没有回来的小朋友。

孙翔在这一刻又一次想起,自己是被抛弃在这个世界上的。


直到他的手腕被黄少天温暖的手握住的时候,孙翔才意识到自己在发抖,而黄少天什么也没说,拉着他走到保安跟前:“这个,我儿子,我过两天给他办个门卡,你先认认,最近几天他要是进出你放一下。”

然后孙翔就被黄少天领进了这扇门,进入了这个被栏杆围起来的世界。孙翔看见自己的脚下的地都铺着青色的砖,又平整又干净,没有一块是翘起来或者松动的,他看见很多的树,叶子绿油油的,一看就生机蓬勃。而这里居然还有一条河,河上面还架着一座石头砌的桥,远处还有一座小亭子。

黄少天带着他转了几个弯,来到一座楼前,孙翔看了一眼楼号,是十一号楼。黄少天把门卡给他,孙翔在他的指引下贴了上去,对于孙翔来说像是奇迹般地,门就被打开了。接着他进了电梯,来到了十五楼,黄少天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孙翔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黄少天进门之后打开了灯,漆黑的房间被照亮,孙翔在那一瞬间几乎被从门里涌出来的光逼得后退一步。假如这是一个梦,在这一刻他就该醒了吧,孙翔闭上了眼睛等了几秒,睁开之后发现他面对的不是自己破烂的小房间,仍然是眼前的这一幕。

怎么还在梦里,孙翔想,这个梦可活得真坚挺。

在他眼前的世界更像一个梦了,他看见光洁平整的地板,他试探着踩上去,竟然是光滑的。他一脚踩上去,地板就落下了一个灰黑的鞋印子,像个丑陋的伤疤,他有点慌张,而黄少天蹲下身子从门口的鞋柜里给他一双拖鞋。

黄少天的家和孙翔想象的还是有点不一样的,黄少天并没有住什么两层高的房子,也并没有家里贴满金色的壁纸,但是真的好大,孙翔大概看了一下,光是这个客厅就有他之前房子的三四个大。孙翔感叹,黄少天真他妈有钱,怎么这么有钱的,他是不是都可以拿钞票堆出一张床?

“别傻站着了,这是客厅,那边是餐厅和厨房……你会不会做饭啊你不会别乱动啊别炸了我的厨房。”黄少天拽着他手腕带着他一路向里面走,“这是书房,那是储藏室,那边那个房间我随便放了点东西。”

孙翔被黄少天一路拽着,走过那些泛灰的白色墙壁,走过墙壁上挂着的色彩斑斓的画,黄少天走到哪里哪里的灯就会自动地打开,那些灯在孙翔的身后熄灭,孙翔跟着黄少天走,一路都是光明。

“这边是主卧,我在这里睡觉。”黄少天带着孙翔站在一扇白色的门前面,“这边是你的房子,你进去看看有什么觉得不好的地方告诉我一声。”


门被黄少天缓慢地推开,撞在什么东西上停住了,孙翔站在门外观察这个未来会属于他的空间。他看见明亮的窗子,他看到自己和黄少天的身影印在窗外漆黑的夜色里,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污渍,更不要提破碎的玻璃渣和形状尖锐的洞,他还有窗帘,是浅黄色的。黄少天在他身后打开了环在房顶的灯,在骤然明亮的世界里,孙翔看见一张大床,铺着灰蓝色的被子,看上去就觉得又厚又软。孙翔走上前去,按了按那张床,很软,比钢丝床软了太多太多,他的手几乎都要陷进去了。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坐了床的一个边角,柔软床垫被他的体重压出一个坡度,孙翔像坐滑滑梯一样地,差点溜下去。

然后他躺了下去,感觉自己陷进了一个梦境,这张床太软了,太舒服了,好像他漂浮在水里却不用担心被水冲走,好像他在温暖的怀抱里又不用紧张下一刻就会被松开,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对于床的想象,更何况他发现他甚至可以在这张床上伸展开两只手臂,而手臂全都还在床上。孙翔脑子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意念,他的所有情绪好像都被这张床抽干了,他打了个滚,又打了个滚,他发现自己可以在上面打三个滚。

我操,值了值了,孙翔想,能在这么软的床上睡一天,下一刻让他去死都行。

他翻了个身坐起来,掐了一把自己,真的疼,孙翔想,这个梦可太逼真了。他又掐了一把,还是疼,还没醒,他盯着手臂上两块逐渐浮起的红晕,开始思考这个梦怎么这么牛逼这样都不带醒的。

黄少天在门口笑了,孙翔抬起头看着他,他穿着一身西装,脚上是一双和孙翔一样的拖鞋,灯光在他的浅棕色眼睛里凝成一颗灿烂的星星,孙翔听见黄少天带着微笑的温柔声音:

“孙翔,欢迎回家。”



tbc.


我靠坚持在没电之前写完了!!!!等我吃完饭回去再修(。

ps我看了一眼温度,我还可以勤奋一周,下下周又降温了!!!

  149 16
评论(16)
热度(149)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