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11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10


11


孙翔在周日的晚上拿黄少天临走前塞给他的三百块钱请他的兄弟们吃了顿饭,在那条黄少天买鱼蛋粉的小吃街上,他们坐在一起撸串喝酒,摊子灯光明亮人声嘈杂,炭火冒出的烟气蓬勃升腾,油脂滴下去的时候火星迸射着将肉舔舐得焦黄香脆,撒一把通红辣椒面就被端上桌,闪闪发光。

在这种环境里人和人的交情如果不是过命的,就是要命的,这一桌人已经算是孙翔的真朋友,即便他们每个人都偷过在场的人的东西,或者和在场的人打过架。但这些都没什么,只要不触及底线,打架偷窃都不影响感情,至于底线是什么,主要是看打不打得过,打不过的时候还是“一声兄弟大过天”的。

棚户区的人都没什么钱,这条肮脏狭窄的小吃街就已经是顶级消费,或者说一切摊前有招牌灯不闪的店都是好店。孙翔手握巨款,请弟兄们放开了吃,并不是出于江湖一别就此不见,而是他相信他早晚还得回来,提前打点好弟兄让他们别忘了自己。

“看不出孙翔……还有这一手,贼他妈……牛逼。”坐在孙翔对面的兄弟喝高了,一手拿着酒瓶子一手对孙翔比大拇指,舌头都有点不听使唤。

“别他妈说的跟孙翔妓女上岸一样的。”他身边的兄弟那胳膊肘捅他,“这才几瓶就醉了啊弱逼。”

“哎孙翔啊,你跟哥几个说说,被男人艹爽不爽?”

“不能吧,那小矮个,我那天远远比划了一下,跟孙翔差不多高,几把能大到哪里去?”

他们一边撸串一边讨论着孙翔和即将带走他的男人的床上生活,即便这些根本不存在,孙翔知道自己解释不清,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黄少天为什么会带他走,但是他讨厌这种语气,仿佛他是个卖了身子的鸭子,早晚有一天屁眼都会被艹烂。虽然他知道这些人说的话早晚有一天会变成现实的,黄少天绝对不可能那么好心,他从那个男人身上嗅得到危险的味道,可他还想赌一把,自己能从危险里逃出来。

孙翔还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他可不是肮脏的喜欢被插屁股的死基佬。他举起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地灌下去一整瓶,庞大的气体从胃里升腾起来,在喉管又被滚进来的液体推挤回去,他觉得撑,觉得想吐,但他还是喝下去。一饮而尽之后他打了个嗝,酒的气味和其他调料的味道一起涌上来,孙翔觉得头脑边上血管跳动着,他的脑子下一秒就会炸开,可他这一刻兴奋得能一个打十个,眼前的光从红变绿变蓝扩散开,他一抬手在桌角磕碎了自己的酒瓶。

所有人都看着他,他站在灯下面,被惊讶的疑惑的不明所以的目光包围,孙翔站起来,一只脚踩在自己凳子上,拿着酒瓶碎得参差不齐的瓶颈,一个一个指着所有的人:

“再他妈说我是死基佬,就他妈别做兄弟了。”

所有人都安静了,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声音,他只听见自己鼓胀的心跳声,身体里激荡着自己刚刚那句话的回音。慢慢地肉类被炙烤的滋滋声回来了,混乱的背景音乐回来了,隔壁桌碰杯的声音回来了,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拥挤进他的身体,孙翔回到现实世界里,看见那些兄弟面面相觑,看他的眼光像看神经病。

过了,过了,孙翔啊,过了。孙翔脑海里清醒的部分在拽了拽浮在空中的那个孙翔的脚,他从地上又拿起一瓶酒,用牙咬开瓶盖,对着兄弟们的方向举起瓶子:“话就不说了,是哥们就喝!!!”


酩酊大醉的孙翔在周一的中午从自己的钢丝床上醒来,一天中能被阳光晒到的时间已经过去,他从没有梦的黑暗的沉酣中醒过来,他坐起身,感觉脑子向外扩张着的疼痛感,仿佛晃一晃还能听见酒在身体里漂浮的声音。

这是周一,黄少天跟他约好下午来接他,让他收拾东西。孙翔其实一点也不着急,毕竟他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上一次被他拿出来的塑料袋其实就是他全部想要带走的东西。他又看了一遍自己的房间,他只可惜自己刚买的钢丝床,还没睡回本就要被隔壁的拿走了,他喝醉的模糊的记忆里还停留着他答应把床送给他的碎片。这间屋子并没有什么他还想再见到的东西了,如果黄少天说什么都有的话。于是孙翔又躺下去,在遥远的菜下进油锅的声音里又睡过去。

后来的这一觉睡得并不很沉,他觉得自己在梦和醒之间反复跳跃,分不清哪个部分是梦哪个部分是现实。他这一刻站在华丽的大房子前,楼有三层高,房子的边上开着花种着树,下一刻就看见自己房间角落的蜘蛛网,他想着果然是梦的时候又坐在了柔软的椅子上,背后是巨大的窗户,阳光温暖烤得他脊背发热,他上一秒睡在柔软得像云一样的床上,下一秒就听见自己身下弹簧咯吱咯吱的声响。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醒没醒着,睡了多久又睡了几觉,整个世界是一片混沌,他被抛向云端又坠落深谷,反复地落差让他觉得头更疼了。

所以孙翔看到眼前靠在门边的穿着西装的黄少天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这是现实还是下一个梦的开始,直到黄少天开口:“你好能睡啊我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你还没醒。”

孙翔揉揉眼睛,从床上弹起来冲到窗边透过破洞看楼下杂货店的钟表,时间是七点钟。艹,居然睡了这么久,孙翔晃了晃脑袋,胀痛的感觉仍然在,他发誓他再也不这么喝酒了。

“……你急着投胎啊。”孙翔低声嘟囔了一句,不知道黄少天听见没有,他还是希望黄少天听不见。他用了足足两分钟才真正找回自己的神智,四肢仿佛终于不是漂浮在空中被一根线连在躯干上,他可以正常地走路挥手,而不像刚才冲过来时候那样觉得自己在空中飘。

“东西收拾好了吗?听说你睡了一天吃饭了吗?年轻人真牛逼居然可以睡一天,想吃什么一会我们去吃?”

“我操你烦死了啊老头子。”孙翔想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这个人话实在太多了怎么这么烦,“给我五分钟,你闭嘴别说话。”

孙翔拿起了压在枕头下面的塑料袋,卷了卷揣进裤子口袋里,他的裤子口袋很小,塞这些东西鼓鼓囊囊的,还露出袋子灰扑扑的一个角,动一动腿就听得见塑料袋被摩擦的声响。他盯着被他堆在地上的校服,不知道还要不要带上它,犹豫了几秒钟之后孙翔从地上拎起衣服的领子,狠狠地抖了抖灰,虽然他知道无济于事,然后挂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又看了一遍屋子之后孙翔觉得没什么事要做了,他对黄少天说了句“走”,黄少天靠在门框上点了点头,孙翔手插进兜里,校服就在身体和手臂形成的圆形上晃晃荡荡。走到门口的时候孙翔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折回来,把兜里能摸出来的钱都放在了那个漆都快掉光了的破破烂烂的桌上,留给那些曾经一起打架喝酒的兄弟。

他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自己住了快一年的房间,掉了的墙皮像伤口,天花板一角的锈红水迹像鲜血,但就是这样的地方曾经给他栖身之地和一点温暖,也许他还会再回来,也许他不会回来了。他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声再见,转过身低着头对黄少天说:“走吧”。

他本来以为黄少天要说点什么,但黄少天只是挑挑眉对他笑,孙翔读不懂他在想什么,反正他从来就没明白过这个人的脑回路,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你他妈不说话笑个几把啊!”

黄少天一歪头,对他扁扁嘴,孙翔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多了眼残,居然看出了无辜和委屈:“明明是你嫌我烦刚才不让我说话的好吗?”

孙翔并没有被他的委屈打动,抡起校服砸他:“我操你多大了这什么表情好恶心啊!”



tbc.


没有大纲问题很大,别学我!孙翔第一章的时候念完初中了,到现在我需要他继续念三个月,咳,假装还没毕业吧!!!

以及you have no idea how 一个作者以为自己这点内容写不够一章往前面加点东西结果直接撑成了两章现在不知道是下一章先写完还是电脑先没电(。

  106 9
评论(9)
热度(106)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