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成人童话与长腿叔叔 05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年龄操作;我流ooc;各种zzbzq

bgm:李幸倪-光环


04


05


两百块钱!

这对孙翔来说简直是天降巨款,这个叫黄少天的男人把两张纸币塞进孙翔兜里的时候,孙翔都觉得口袋里要烧起来了,在男人上车的短短一分钟之内孙翔已经想好了一会要去楼下米线摊上买两碗米线,加鸡肉加辣椒多放葱,他要坐在摊子上吃,还不得羡慕死朋友们。

孙翔一边盘算着用什么姿势吃才能拉到最大的仇恨,一边按着刚才在车上观察过的路线往回走。黄少天没有开很久,所以孙翔估计这个地方离自己家不太远,虽然他从没有来过这条街。这条街灯火通明,霓虹灯变换闪烁五光十色,人来人往都衣着光鲜靓丽,车子像流水一样从身边经过,有时候会有喇叭声,尖锐的低沉的,会吓孙翔一跳。这条路连路灯都比他们那边明亮一些,照得见地上柏油马路凹凸不平的阴影。

他抬起头的时候几乎看不见星星,那些细碎的光点全部被繁华的灯火淹没,只有月亮倔强地亮着,用自己的光芒对抗整座城市。

孙翔双手插兜,紧紧地攥着黄少天给他的两张纸币,这些钱都硬硬的,攥在手里还会被凸起的边角硌痛手心,和孙翔之前能拿到的那些皱巴巴的下一秒就会被揉烂的纸币完全不一样。孙翔唯恐被人偷了,手在兜里紧紧地攥着,手掌心都出了汗,又怕沾湿了崭新的钱,虚虚地松了松手,等手上的汗水干了便又攥起来。

他从来没拿到过这么多钱,通常只有去偷的人才能一次拿到这么多,而孙翔他们还是有点骨气,一般都拦路向小姑娘们“借”一点,大概因为孙翔长得帅,小姑娘们往往都瑟缩着红着脸乖乖给他了,不像其他人,总有被小姑娘夺路狂奔告诉门卫然后被赶走的时候。孙翔不敢去私立学校门口堵有钱的女学生,那种地方保安眼睛又尖又剽悍,而且小姑娘可能还有保镖,根本打不过,所以也只能在公立学校门口守一守,四五个人一起,一个周分到手里能拿到一百都是不错。

现在他突然就有了两百块钱!孙翔简直要跳起来了,他今天大概碰到一个神经病,他划了黄少天的车,黄少天却还带他吃饭还给他钱,如果天天都能碰到这样的神经病该有多好。

他要拿这两百块钱干什么呢,他想去好好地吃一碗米线,但不是在今天,今天他已经很饱了,他吃了那么多肉,又香又嫩,在嘴里一咬感觉都有汁水溢出来,和他偶尔能吃到的一两块干瘪得塞牙的肉相比,简直像是在天堂。快乐要细水长流,何况现在米线也收摊了,孙翔决定明天再去吃米线,一大早就去。

这点钱绝对不能在他身上过夜,孙翔知道不仅仅是睡在他隔壁的人,连他楼上楼下的“兄弟”,都会在夜里翻翻别人的兜,摸点油水出来,当然他走投无路也会去翻别人的。可不能便宜了别人,孙翔想,他得在回去的路上就花掉。他有过很多关于“等我有钱了”的幻想,比如他想买点老鼠药,比如他想好好吃一顿,比如他想买块玻璃把窗子封上,他还想换一张新的钢丝床。

他有钱换一张床了。这个事实突然袭击了孙翔,孙翔几乎要在路上放声高歌了。他可以去楼下那个从回收站收购东西回来卖的“家具店”买一张还算完好的钢丝床,他几乎想起来就回去那家店里逛一圈,看看那张售价为八十块的钢丝床,虽然贵,但是一米二带弹簧还带了个小床垫,也没有摇晃塌陷,只是有点生锈合不上一条腿罢了,简直是孙翔的梦中情床。

现在他有两百块钱,他可以买两张床,甚至还可以买一个小风扇。孙翔开心地盘算着,他当然不会买两张床,他还记得要给黄少天买鱼蛋粉,不过黄少天很快就会忘了他的,他完全相信。那个人看起来就是很忙的样子,孙翔知道这种人,他这样的在黄少天眼里就是一只蚂蚁,有谁会记得偶然咬了一口自己的蚂蚁是什么模样呢?

很快他就可以扔掉那张翻翻身都会响得跟上面有人被操了一样的床,摆脱随便一动就扑簌簌掉下来跟下雪一样的铁锈,不再被钢丝硌得早上醒来脸上都是纵横交错的纹路了。他可以吹着小风度过即将到来的炎热的夏季,不会再大汗淋漓地从屋子里醒过来还喘不上气了。

美丽的生活简直就在前方啊,孙翔开心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块,跟着蹦蹦跳跳的石块回到了自己住的棚户区,站在了“家具店”的门口。

老板娘已经认识他了,当然在这样拥挤的棚户区里谁跟谁都差不多是认识的,老板娘对他一向没有好脸色,孙翔站没有多久就要像往常一样轰他赶紧滚蛋,孙翔挑眉一笑,指着靠在墙边的钢丝床说:“想不到吧,老子今天要买那张床。”


第二天是个周五,孙翔从床上神清气爽地醒来,他做了个难得的好梦,然而具体是什么内容他伸了个懒腰就忘了。他拍着脑袋仔细回忆了好半天也没想起来,有点生气地撇撇嘴,这个世界连个好梦都不肯留给他,不过没所谓,他现在已经活在梦里了。

昨天他扛着床一路嚷着“让路让路长没长眼”地把床扛回了他狭窄的房间,和自己原来的床并在了一起,他可以睡的地方已经超过了一米八,几乎挤占了全部的活动空间。孙翔靠着在孤儿院练出来的一身野路子,打赢了好几个人,才赢来了独自住进这间房子的机会,这一间房有一扇窗,可以看见小楼和小楼之间漏出的一截狭长的天空。孙翔当然不是为了这个才打架的,但是这扇窗让他觉得他还可以呼吸,比小时候住在床底下或者后来被关禁闭要好太多了。现在他还可以睡这么大的地方,这不是梦是什么,孙翔甚至还掐了一把自己,看着皮肤慢慢变红,真的疼,这个世界居然是真实的,这简直是最不真实的地方。

他的朋友们听说孙翔扛了楼下家具店里的新床回来,都蜂拥而至,挤在孙翔门口,有些人脸上带着伤,孙翔猜大概已经在他还没起床的时候为谁能先躺他的床打过一架了。

“行啊你小子,都换新床了,昨天是不是卖屁股去了?”

孙翔跳下床给了说话人一拳,下手贼重一点不留情面,那人被他打得龇牙咧嘴,正要还手,孙翔的膝盖已经抬起来,就悬在他命根子下面一点:“你他妈才卖屁股,只怕你卖屁股都没人要。”

大家当然只当是玩笑,笑骂几句就过去了,然后在孙翔的注视下仰面砸在孙翔床上,钢丝床撑不住这么大动静,摇晃了两下。朋友们在上面打了个滚,纷纷赞美孙翔这床又坚固又软,甚至还有风扇,简直已经登上人生巅峰。

狐朋狗友们在身边探讨今天周五,晚上去酒吧街肯定有很多“猎物”,够他们打发无聊日子顺便从修车店拿一点钱,等攒够了钱也像孙翔这样买一张新床。孙翔听见是周五,一打滚从床上跳起来,拽着一帮人赶紧从床上起来,把他们从房间里轰出去,这才从胡乱扔在地上的校服兜里摸出一把钱来,找到了混在钱里的那张写着黄少天地址的字条。

不管怎么说,他至少要给黄少天送几碗鱼蛋粉,他还清醒,他对那个男人的武力值心有余悸,再怎么说黄少天也得一个礼拜才能忘了他。

孙翔拿着字条又躺在了床上,他看见窗外的一线蓝天,这是一天中日光能照进他房间的日子,这里违规加盖的楼太密集,阳光都很难闯进这漆黑的发霉的棚户区。孙翔抬起手将纸条举到自己面前,看见光从文字飘逸却很工整的线条中间漏下来,这是他难得的能直视阳光的一刻。



tbc.



又xjb混了一章哈哈哈哈(ntm

孙翔:活在梦里.jpg

快该安心写论文开学交作业了!!!我到底啥时候能把这篇快速摸完(不可能的

  129 6
评论(6)
热度(129)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