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一个脑洞]青史

一个跟cp没关系的脑洞,火车延误太无聊了,码一下

大学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喜欢读书,但也没有准备以读书为业。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他开始重复地做一个梦,梦里他站在一间屋子的门口,透过雕花门的缝隙看见一个青衣人坐在里面,镂空纹路割裂了青衣人的侧影。青衣人坐在一方几案前,在泡一壶茶,大学生在门外看着他缓缓地斟两杯茶,茶水落入秘色瓷杯里的声音清脆得如同金玉相击。青衣人微微偏头,大学生知道下一刻他就会回头面向他。
大学生想进去,但是每一次都在青衣人回头的那个刹那,大学生的梦就会醒,一切都消散成一团白雾,他只能依稀记得梦里的茶香和那个青衣人清瘦的背影与嘴角的一点弧度。
他看过很多跟梦有关的东西,从周公解梦到弗洛伊德和荣格,他把自己的梦境当成一个文本,尝试用各种方式分析,但没什么能解释他为什么会反复重复这个梦境,也不能解释他为什么会梦到这样的场面。
他的梦境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以前的梦都像是一团白雾,很明显就能告知自己是个梦,可是这些雾气随着梦境都缓慢地消散了,以前他只能看见门看见青衣人看见几案与茶水,后来他可以慢慢看见屋子里的山水画卷,看见填满了整面墙的竹简与书册,能闻见茶水香气,能看清倒茶的青衣人手上骨节与青紫血脉。可他仍旧什么都不能做,像是被定住了,他甚至连动手指都不行。
这个梦开始越来越趋于真实,大学生甚至开始思考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

终于在不知道第多少次梦到这个地方之后,大学生已经习惯于看着青衣人的背影,看着他斟茶的手,看着他的屋子里所有的书,静静辨认他能认得的文字。而当他看见青衣人微微偏头以为又将迎来一次熟悉的虚空的时候,他第一次听见青衣人的声音。
青衣人说,你来啦,进来吧。
大学生想,青衣人的声音可真好听,像落在干涸一冬的土地上的雨水,在他的世界里带来一个春天。
于是他试探着进去了,每一步都觉得自己踩在一个幻境里,也许下一脚就会踏空,这一切就会片片碎裂幻作雾气,与他之前那么多次一模一样。
大学生等待的落空并没有出现,他真的踏进了那间满是书简的屋子,坐在几案之前,看见青衣人把一杯茶放在桌子的另一边,对他说,喝一杯茶吧。
他第一次看见青衣人的脸,大学生曾经无数次猜测过青衣人会长什么模样,而眼前的青衣长相清淡,看得见他想过的所有的模样,却也都不一样。
大学生坐下来,喝掉了这一杯茶,这香气四溢的茶回味甘醇,大学生纵然于茶毫无研究,也知这茶绝非凡品,此地也绝非现实中可有之地。
于是大学生问青衣人,这是哪里?
青衣人微笑着没有回答,又给他倒了一杯茶。大学生看着青衣人宽袍广袖,喝了这杯茶,再问青衣人,这是什么茶?
青衣人说,这里叫做青史。
大学生一愣,青史留名的那个青史?
青衣人露出一个神秘莫测而又极致好看的笑容说,对,就是那个青史。你喝过的这杯茶,屈原喝过,李白喝过,你记住的记不住的很多人都喝过。
大学生说,记不住的人?
青衣人说,古往今来能在我这里喝一次茶的人千千万万,我从不费心记住他们名姓。终究能不能青史留名,要看我们是否还能够重逢。
青衣人又给他倒了一杯茶,杯子碰撞几案声音清脆,青衣人说,这三杯茶是你我这一次的缘分,希望多年后我还能再见到你。

大学生的梦在喝完这口茶之后就醒了,醒来的他看见没拉好的窗帘在他头顶的天花板投下一缕淡蓝色的天光,他盯着那缕光,看它从左边爬到右边,从淡蓝变成明黄。
他在想那个青衣人,想他的微笑,想他的手指,想他的如玉石相击的声音,想他的包含他所有想象的影子却独特清淡的脸。
他想要再见一次青衣人。
他知道唯一的方法是成为一个足以青史留名的人,这一次他会向青衣人报上自己的姓名。

后来大学生成为了一名作家。他度过非常清贫的青年与中年岁月,没有婚姻,没有孩子,把全部都献给文学与创作,终究在五十岁那年写出浩浩长卷,他知道这一次他握住了时代,握住了某些不可言传的东西。
他果然成名了,国内外奖项纷至沓来,版税分成足够他挥霍到下半生。他从没有骄傲过,从没有迷失过,他还在努力,还在创作,他知道他所想要的并不在这个世界,他只能不断追求。
他寻遍天下好茶,无数人都知道他爱茶成痴,连国家领导人都知晓,批给他政府高层特供的茶,没有任何一种像他喝过的那三杯茶。
七十九岁的时候,已经成为大文豪的大学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插着导管针管,他自己都感受得到每一次呼吸里生命的流逝,他在走向衰竭,走向死亡。
而在这一刻他闻到了六十年前的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茶香。
他的侄子在他身边陪他,他颤抖着手指让侄子把他这些年的手稿拿到他的病榻之前。他看着那些写满字的纸页,在时光里变得泛黄发脆,字迹也多已褪色模糊,但他知道,他还记得写下那些字的时候,那种上窥天道的战栗。
他已经七十九岁了,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少年了。可恍惚间他看见十九岁的自己又一次站在那扇雕花门前,手里抱着这些散乱的泛黄的手稿,这一次青衣人面对着他,向他微笑。
大学生在病床上满意地笑了。
他又做了那个梦,这一次,青衣人对他说,又见面了,你叫什么名字?


fin.

从等火车开始到开车一小时才写完,哎,睡觉去,可困死我了!!!!!

  55 14
评论(14)
热度(55)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