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黄翔]天哥请你们看电影

cp:黄少天x孙翔

警告:我流ooc;公众场合咬;作者与其亲友已经放弃治疗

bgm:杨千嬅-处处吻


翔翔生日快乐!!!!

想到翔翔更小了……我的负罪感超强烈(。

那个,不适这种梗的朋友趁早绕道啊(°□°;) 


傍晚七点五十五分,孙翔从图书馆座位上跳起来,飞快地把桌子上面电脑书本胡乱塞进书包里,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抖了一抖,衣摆扑棱棱地波动几下之后划过一个圆弧,落在孙翔胯边。他一把拎起书包单肩挎着,装满了东西的明黄色书包在身上摇摇晃晃,孙翔转头看了一眼桌子,桌子上还有一团白纸,是他今天打废了的一张草稿。他抓起草稿塞进口袋里就要往外面走,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19:57。

孙翔脚步急切,顺着从图书馆出去的路一路拍了另外三个人的肩膀。唐昊算好了时间早都收起书本,正穿着大衣坐在座位上玩手机,邹远被孙翔一拍整个人都一激灵,手下正划重点的线就飞了出去,至于刘小别,正搓着手游不亦乐乎,被孙翔拎着领子要他站起来都没分神。

“我先出去!”孙翔用气音对他们说,三个人露出理解的微笑,于是孙翔一路小跑地冲出图书馆,一边跑一边从裤兜里掏出正在振动的手机。

“我马上……”离公共区域还有几步路,孙翔不敢大声说话,只好声嘶力竭使用着气音与电波那头的人对话,话还没说完,一只脚已经踏入公共区域,他连忙切换了真声,“出来!下个楼,半分钟!”

电话那头的人还没开口,孙翔知道有话要赶紧在他开口之前先说,于是抓紧时间一边下楼一边说:“你去车里等!我马上出去,先挂了!”

孙翔风驰电掣冲到楼下,累计撞到在楼梯上背书的学妹三个学弟一个,在大厅里瞥见情侣两对学弟学妹若干,终于站在了图书馆自动门门口。大门缓缓地打开,带着机器的轰鸣声,s市寒冷的十二月的夜晚从门敞开的缝隙里涌向孙翔,风声呼啸着撕碎他身上包裹着的空调暖风,孙翔在门口抖了一抖。

隔着三十个台阶——孙翔和舍友无聊到有一天数清楚了图书馆前面有多少台阶——孙翔看到暗蓝色天幕笼罩着的学校大门,稀疏的几点白色路灯被暗夜吞噬,孙翔眯着眼细细地找,终于在图书馆前小广场左侧的树荫底下看见一辆黑车的微弱反光,他吹了个口哨,把卫衣帽子盖到头上,裹紧了外套,一边哆嗦一边蹦跳地冲下台阶,直奔黑车而去。

“黄!少!天!”

黄少天靠在车门边上,看着自己的小男朋友穿着迷彩外套盖着黑卫衣帽子从台阶上像风一样冲下来,棉服领口的两根线绳跳跃着舞蹈,几乎要打到孙翔的脸。孙翔一路小跑到黄少天跟前,喊黄少天的名字,声音像雀跃的小鸟,一路要飞上天际。

“让你在车里等,你怎么不听话!”黄少天借着一点路灯光孙翔瞪了自己一眼,又扯着他的牛仔外套嘟囔,“怎么没冻死你!”

s市的夜晚已经很冷了,黄少天装逼耍帅还在穿牛仔外套,车里开足了暖风倒也没事,站在车外面等了孙翔几分钟,就觉得体温渐渐流失,缠绕上手指尖的凉气连把手塞进外套口袋也抵挡不住。孙翔虽然比黄少天小了几岁,但个头却比黄少天高,看黄少天的时候就总有点低着头的意思,卫衣露出一个口来,看得见他的锁骨,藏在卫衣领子的阴影里面,白嫩嫩的一片。黄少天于是抬起手来,趁着孙翔一时不察,直接顺着卫衣领子塞了下去,冰凉手指贴上孙翔被包裹完好的皮肉,未曾散尽的体温自指尖漫上来,隐隐竟有一点酥麻的疼痛。

孙翔打了个激灵,抓住黄少天腕骨就把他手掰下来,捏住黄少天的手把手指拢在他手心里,一片吞噬他手掌心的温暖,冷热交融起来缓慢地趋于一致,孙翔这才满意了,把另一只手揣进兜里,才发现自己口袋里还有没能扔掉的废弃草稿。

环顾四周,孙翔发现几步之外有个垃圾桶,但实在懒得过去,便掏出了纸团,准备远程投个篮。

“扔扔扔让我看看你最近投篮水平有没有退步!”黄少天靠在车门上面,一只手被孙翔握着,另一只手也揣进兜里,“好歹是前任篮球副队长的男朋友不要丢我的面子啊。”

孙翔翻了个白眼给黄少天,他可是校篮球队今年的mvp,这么点距离怎么可能投不进去。于是孙翔抬起手,眯了眯眼估算一下距离,手腕一抖,一团白影在夜空中划过一条完美弧线,精准砸在垃圾桶底部,发出轻轻的一声“哐当”。

“开玩笑,你这小矮个怎么当的副队长你心里没数?”

黄少天还想再说什么,却见唐昊他们已经出来,孙翔远远地向他们挥手。刘小别一边走一边搓手游,走得深一脚浅一脚,到了他们跟前时候还一不小心绊上了突起的一块砖,若不是邹远拉了一把险些就要摔下去。

“怎么走?挤挤我看能坐下!”孙翔打量了一下黄少天的新车,后座宽敞,大概足可以挤三个人。

“别了别了,我们可不想被虐狗。”唐昊打开手机划了划,调出个滴滴界面给他,“我刚叫了车,电影院见,我们先去校门口了。”

黄少天拍了拍唐昊的肩:“那行那行你们先走先走,叫车多少钱天哥给你们报销!”

三个人在刘小别的“这傻逼队友又坑我”的咒骂声和邹远唐昊的“谢谢天哥”中跟孙翔黄少天挥了挥手,沿着主干道向校门口走过去。黄少天看了看孙翔,笑起来:“唐昊这小子太有意思了,咱们下次请他吃饭吧。”

孙翔从车头绕到副驾驶去打开车门坐进去:“我看行。”


电影是个爆米花片,孙翔他们一整个寝室一早就约好去看夜场电影,偏偏黄少天出差三个月赶在这天回来,一时之间难以割舍,黄少天说你也别为难了干脆一起去看电影吧,这系列我大学时候也追着看过,你这几个室友也不是不认识我,本学长请学弟们看电影。

黄少天比孙翔大四岁,孙翔大一进学校的时候,黄少天刚刚保本校读了研一。大一进了校篮球队的孙翔碰见了留在校队继续打球的副队长黄少天,第一眼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他小声跟站在身边的唐昊嘀咕“这么矮也能打球他到一米八了吗”,不巧黄少天耳朵尖正好听见,盯着孙翔看了两秒,在之后的练习赛里连着盖了孙翔五个帽。

后来孙翔才知道,这位黄少天学长球风犀利眼光敏锐,只要给他一丝可乘之机,他能让你永远拿不到球。

大二的时候孙翔修了黄少天所在学院的数学学院的双学位,赶上一门公共课刚好是黄少天来当助教,这门课的老师十足变态,除了魔鬼般的作业之外,两周还有一次讨论课程,跟助教约定时间由助教答疑。孙翔在球场上总是被黄少天折腾,自尊心驱使他从来不向黄少天问问题。临近考试时候,孙翔在自习室最后一排咬断了笔杆子挠秃了脑袋绞尽脑汁也搞不明白几道题,正准备自暴自弃下楼吃饭的时候,黄少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拍了拍孙翔的肩。

于是孙翔跟黄少天在走廊的公共区里面从下午聊到晚上,到教学楼保安赶人的时候才匆匆散场。两个人连滚带爬被保安赶出教学楼门,走在寒冷的夜色里,黄少天抬起头看了看两栋教学楼之间一条高远的深蓝色的夜,对孙翔说下午没吃饭你饿不饿要不要宵夜走一波?

在吃了很多烧烤喝了很多酒谈过很多人生指点与被指点很多迷茫之后的黄少天即将毕业的夏天夜晚,黄少天和孙翔在操场上跑步,黄少天一边跑一边跟孙翔说自己拿了好几个工作offer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孙翔突然停下来,黄少天没反应过来,又跑出去几米才停下,回过头来有点茫然地看着孙翔。

孙翔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黄少天向他走了一步,孙翔突然对他比出一个“别过来”的手势。接着孙翔抬起头,操场巨大而明亮的白炽灯照耀他年轻的带着汗水的脸颊,他站在灯光下,对几米之外的影子被拉了很长的黄少天大喊,黄少天,你跟老子谈个恋爱吧。

黄少天一愣,然后跑上来捶了孙翔肩头一拳说,孙翔你是不是傻了难道我们不是已经在谈了吗?

黄少天三年硕士毕业之后成了四大人,卖命熬夜疯狂出差,很迅速地就足以买一辆车穿梭在拥挤的城市中,顺便还可以偶尔接孙翔去自己的出租屋里逍遥快活。孙翔个性瞒不住室友,好在室友们都足够开明,也没觉得同性恋有什么不对,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一言不合就干架,勾肩搭背撸串喝酒,有时候还带上黄少天一起。

所以电影票大家很心照不宣地买了3+2的配置,前一排坐唐昊刘小别邹远,后一排留给黄少天和孙翔,学校边上的电影院到了夜场便没几个人,稀稀疏疏地坐着几个人,他们这两排甚至完全没有其他人。黄少天对这个状况表示满意,孙翔的这群室友个个都是人精,该认认真真请他们吃个饭。


戳我看车轱辘


fin.



蔓导:哎,这个,胶片不够了,床戏不拍了,以后再喊你们补拍,这戏杀青了

黄翔:呸,这个导演把戏攒在最后一天拍,拖延症晚期还不长记性,昨天看了一天剧今天下课狂赶五千字,没前途了,换个剧组拍戏


做个梦,攒够五万黄翔就正儿八经出个本(不存在的

  271 27
评论(27)
热度(271)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