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翔喻]网络写手索克萨尔的作者有话说 01-04

[翔喻]网络写手索克萨尔的作者有话说


cp:音乐系大学生孙翔x网络写手喻文州

警告:一个随手撸的小甜饼;没有逻辑;没有脑子;全是ooc



01


“作者有话说:

终于找到了新室友,可以安心开新文了^ ^”


沉迷网络文学和爵士的大学生孙翔蹲守了整整十五天,终于等到了最喜爱的网络写手索克萨尔大大的更新。十五天前索克萨尔发了一条微博说自己着手准备开新文了,但是忙着找新的合适的室友,存稿还要再攒几天,孙翔每天刷着微博和专栏,焦急地等待着新文的掉落。

说起室友,孙翔也很纠结,他刚进大学还没两个月,大概因为个性跳脱放荡不羁,跟其他三个舍友实在搞不好关系,索性决定搬出去租房子住。孙翔家里虽说不上巨富豪门,也称得上家境殷实,但父亲有意磨炼孙翔,生活费够他在学校过过阔绰日子,却不足以满足他独自租房的愿望。

哎,不知道索克萨尔大大在哪个城市,能跟大大合租的人多幸福啊。孙翔托着腮想,希望大大赶紧找到室友,他还等着新文掉落。

在孙翔陷入究竟是凑合租一间破房子自己住,还是找个不知是什么样的室友合租一间好地段的好房子的时候,孙翔突然看到不知从哪儿转发到他朋友圈里的一条合租信息:

男,24岁,自由职业,两室两厅,旧室友搬走急寻新室友,昼伏夜出者最好。

孙翔看了看地段房租,感觉完全可以,加了个微信好友聊了两句,觉得对方是个看起来温柔好说话的人,怎么不比他室友好,内心深处已经蠢蠢欲动了。

后来他们约时间见了个面,对方是个面容清秀的男人,暮秋时节套着风衣,蹬着一双马丁靴,迎着秋风出现在孙翔的视野里。孙翔下意识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一堆戒指,挽起卫衣袖子露出纹身的一角,莫名地生出一点紧张感。

男人名叫喻文州,南方人,说话口音有点软软糯糯的感觉,浸透了水似的,听起来便是个温柔的人。他们约在一间咖啡馆里,下午两点的阳光带着秋天最后一点温度,暖融融地烘在身上。喻文州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孙翔看着他不加奶不加糖地喝,表示十分震惊,问他不苦吗。

喻文州皱着眉咽下去一口说,美式比较提神。

有一点光落在了喻文州脖子上,喉结滚动的时候白皙皮肤起伏如山岭。



02


“作者有话说:

今天听室友弹吉他,更新晚了,抱歉。”


孙翔在音乐学院里面学吉他,平时吉他放在琴房里面,练完再回来就行。今天喻文州发微信说想涮个火锅,问问他赶不赶得及回来,孙翔看见“火锅”俩字,立刻收了吉他扛在肩上出门打车回家去了。

喻文州做饭很好吃,孙翔觉得手艺完全不输他们家的阿姨。他搬进来快两个周,因为过几天还要演出,多数时候都待在琴房,点点外卖吃吃食堂,其实没怎么吃过喻文州的饭,主要是没机会。孙翔刚刚搬进来那天,喻文州做了一桌菜款待他,孙翔吃过之后魂牵梦萦,外卖食堂索然无味。

回去回去,当然要回去,孙翔想了想在家练琴应该也可以,房间隔音应该还行,他从来没听见过喻文州房间里有什么动静。

打开家门的时候他看见穿着围裙的喻文州,正端着一盘切好的牛肉要放在桌子上。空气中弥漫着辣椒的香气,细细辨认还有菌菇的清香,孙翔赶紧关上了门,生怕这幸福的味道流散出去。

“回来啦。”喻文州把牛肉放下来,孙翔注意到他今天穿着一身藏蓝色的睡衣,围裙虽然是喻文州会喜欢的驼色,上面却印着一只猫,可爱到已经破坏了喻文州在他心里性冷淡的人设。

喻文州顺着孙翔的目光看见自己胸腹之前巨大的猫咪,眯着眼笑了笑:“猫很可爱的。”

孙翔点点头,是的是的,很可爱。


吃完晚饭之后,孙翔表示喻文州做饭,应该他洗碗,于是在喻文州担心的目光下走进厨房。孙翔初次洗碗战机斐然,只打碎了一个勺子和一个碗。

洗完出来的的时候,喻文州已经进了房间。他并不确切知道喻文州具体从事什么职业,只知道是一桩时间弹性灵活、收入看起来还可以的工作,毕竟喻文州第一次见他穿的是bbr的风衣。不过孙翔常常三点钟起床上厕所还能看到喻文州房间里亮着灯,估计也是很辛苦的。租房的时候他们约法三章,给彼此留出广阔的私人空间就可以,孙翔也不去打扰喻文州,自己在房间里练起了吉他。

练到一半时候他听见有人敲门,说了一句请进之后,喻文州推开了他虚掩的门。

“下午炖了点红豆沙,你想不想尝一尝?”喻文州在他桌子上放下了碗,碗中飘来甜美的香气,“弹得真好听。”



03


“作者有话说:

新室友喜欢我做的饭,开心,一会有二更”


孙翔心尖上的白月光索克萨尔老师,文笔情节什么都好,就是手速太慢。在这个日更十万不是梦的网站,索克萨尔始终坚持着自己日更五千的节奏步调,能始终占据榜单前列,真是靠强大的叙事能力了。

这个周六,喻文州刚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一个午后的时刻,孙翔刷开了更新迅速看完,难得看见索克萨尔提出二更,简直都要蹦起来了。喜形于色,孙翔听见动静,看着喻文州一个劲地笑。

喻文州站在门边上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截雪白的腰来:“这么开心?”

“我喜欢的作者终于勤快了一次!!!”孙翔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抖得无比欢乐,“天上下红雨啊喻哥!!!”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走进厨房里倒了一杯水。孙翔看了一眼捧着白瓷杯从厨房里出来的喻文州,心想,说到做饭,哎呀,喻文州做饭真的是天下无敌了。


今天难得不必排练,孙翔窝在沙发上抱着垫子搓手游,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出卧室门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沙发正对着喻文州卧室的门,孙翔余光看到喻文州出门,头也没抬地打招呼:“喻哥早上好,昨天的鸡腿我已经拿出来了!”

昨天喻文州问他排骨鸡腿吃哪一个,孙翔钻进厨房蹲在冷冻柜跟前,认真地看喻文州弯着腰在冰柜里挑挑拣拣,冷气扩散着攀爬上孙翔的睫毛,他忍不住颤了一颤。喻文州顺手摸了摸他蓬松的金黄短发,说别蹲着了挺冷的,快选选吃什么。孙翔看见喻文州的手指停在一袋被包好的鸡腿上面,表示吃鸡腿吧。

非要说的话,喻文州也并没有做什么丰盛的午餐,不过是烤了几只鸡腿,顺便炒了一道鸡毛菜,把昨天煨在锅里没喝完的枸杞鸽子汤热了一热。鸡腿昨夜腌得入味,出炉之前喻文州又刷了一层蜂蜜,烤得颜色焦黄外焦里嫩,鸡肉里面还存着汁液,满口都是香料气息。烤盘里还顺手放了几颗去了皮的小土豆,蘸着微甜的酱料,好吃得恨不能连烤盘都舔个干净。

孙翔吃得口齿不清,却还挣扎着连连给喻文州树大拇指:“好吃,好吃,喻哥简直是大厨手艺!”

喻文州在他对面微笑着,端起碗来喝了一口鸽子汤。


04


“作者有话说:

今天室友闹着要吃肉,炖肉多花了点时间,更新晚了。”


昨天索克萨尔的更新停在一个激动人心的地方,戛然而止的感受让孙翔像被噎住了似的。今天一天,孙翔一得空就抓着手机刷索克萨尔的更新,可刷了一天,从琴房刷到回家,都没能刷到。

好在喻文州炖好的一锅东坡肉抚慰了他的心灵。

“索克萨尔室友是不是傻逼!!!不知道炖肉耽误时间的吗???”孙翔愤怒地发了一条微博,顺便回味了一下今天喻文州拯救灵魂的东坡肉,又加了一句,“但肉真是太好吃了。”


tbc.


鬼知道为什么会写了这么个玩意……稿子和作业都要飞天了我居然在摸鱼(是的我终于有稿可写了

xjb写,复健,太久不写东西,脑子都消失了

  303 31
评论(31)
热度(303)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