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山岚

cp:摄影师周泽楷X撰稿人喻文州

bgm:hyde-A drop ofcolour

警告:接续荒野故事的一个小场面;没营养的日常

 

 

喻文州早上是被热醒的。

其实说热也不很贴切,比起之前喻文州在家里赶稿子一不小心按成定时关机再睡醒的那种令人发懵的热,山里的清晨足可以称得上凉爽。但是周泽楷出门带走了房卡,房间的空调因此停止了运转,昨晚被周泽楷裹了个严严实实的喻文州还是在二十八度的早晨被热醒了。

他翻过身拿起在床头充电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是时候起床了。手机屏幕被上悬挂满各种消息通知,喻文州拿指纹解锁了半天没解开,只好按下一串密码,其中一部分是周泽楷的生日。

果然有编辑问稿子什么时候能交的催稿微信。喻文州叹了口气坐起身来,坐起来的时候感觉到股间的异样,想起昨天晚上,又叹了一口气。

他们受命到一个新开发的旅游景点来,景点藏在山里,从城市开车过来也要三四个小时。天气炎热,坐在车里即使开着空调,也感受得到炽烈阳光所散发的热度。进了山之后凉快很多,喻文州打开了车窗,终于带上一点凉意的风从敞开的车窗灌进来,猎猎作响着呼啸过耳畔,喻文州的刘海在眼前凌乱地飞起来。

正在开车的喻文州晃了晃头,想要把挡在眼前的刘海甩到另一边去,但新剪的刘海太短,两三次尝试之后居然没能成功。周泽楷在这个时候从副驾驶上伸出手来,贴着喻文州的脸颊把刘海替喻文州拨到一个不会挡到视线的地方,发丝要垂落下来的时候便被风吹起,在风中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下午的时候他们到达目的地,周泽楷和他进山转了一圈,趁着夜色下了山,在酒店对面的古城小吃街吃了一顿饭。山脚下的古城背靠着连绵青山,晴朗的夜里天高云淡,一弯月斜斜地藏在山顶绿树浮起的雾色里。周泽楷拍了很多照片,坐在某一家小吃店的桌前翻照片。喻文州凑过去看,周泽楷手抖了一抖,还是展示给喻文州看了。

“你这个偷拍的习惯,是改不了了呀。”喻文州看着相册里的自己,坐在草地上的,靠在栏杆上的,还有一张侧脸,他的头发被风吹起,凌乱地落在脸上,背后是连绵的山峦,太阳已经落下去,遥遥青山只剩下青青绿绿的沧桑颜色,从喻文州的侧脸开始,绵延到周泽楷镜头的尽头。

周泽楷不说话,喝了一口茶水,又给喻文州看下一张。


虽然没啥但我还是外个链


周泽楷拎着早餐打开房门的时候,看见喻文州光着两条腿在洗手池前站着。喻文州穿错了衬衫,周泽楷的衬衫在他的身上有一点点晃荡,遮住他穿着内裤的屁股,却遮不住雪白的腿(和个谐???)根。酒店的设计不尽合理,大门打开直对着洗手池,喻文州低下头吐刷牙水,再抬起头的时候周泽楷看见他愣了一愣。

周泽楷看着洗手池前镜子里反射的图景,觉得任何相机都记录不了他这一刻莫名流淌出的几乎溢出来的幸福感。离镜子最近的喻文州嘴角挂着一点牙膏的白沫,像在唇边绽放了一朵白花,他保持着直视镜子的样子微微怔住,清澈眼睛带着一点迷茫的雾气。喻文州没有开灯,左上方没拉紧帘子的一扇小窗从缝隙里漏出一条光,斜斜地落在喻文州下颌、脖颈和锁骨上,周泽楷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一片被照亮的皮肤上,两颗新鲜的吻(和个谐???)痕在衬衫领子里透出一点嫣红色,几乎放出光芒来。喻文州身后是提着早餐的周泽楷,门被打开,周泽楷站在清晨的光里,镜子的尽头是重峦叠嶂,绿得深深浅浅,夜里的露水全部在晨光中化成山岚雾霭,浮在空气中,变成一片雾蒙蒙的绿色。

“包子,豆浆,核桃饼。”周泽楷关上了门,把这道风景留在自己的眼睛里,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向喻文州汇报早餐菜单。

“等我刷完牙。”喻文州含着一口水,声音浑浊而不清晰。

周泽楷于是将早餐放在了桌上,走过去揽着腰抱住了喻文州。喻文州回过头来看他,那道光便从脸上移动到他的发梢,周泽楷看见扭过来的喻文州脖颈美丽的弧度,方才被撩出来的一点心痒变成一团小小的火。

“你可别乱来,我稿子还没写完。”喻文州拍开周泽楷开始不安分地游移的手,周泽楷知道还是工作第一,乖乖放开退开一步,看着喻文州低下头去洗脸。



fin.



毫不负责地用四十分钟摸了一个片段!

本来是周末出去玩看到前面的车有只狗再车窗外迎风看景感觉很有趣,然后顺便观察了一下生活,结果………………这个梗呢????????

  216 39
评论(39)
热度(216)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