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架空abo]深海 23-24 fin

cp:周泽楷Ax喻文州O
警告:帝国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我流ooc
bgm:chouchou-spira


01    22


完结啦!!!不用担心坑了!!!


23

 

回忆像一个巨大的漩涡,破碎的记忆是浮在水上的浮木,边边角角都湿漉漉的,捞起来还滴着水,潮湿又沉重。周泽楷在漩涡里沉沉浮浮,被巨大的力量甩向各个碎片,磕碰得遍体鳞伤,血液顺着伤口流淌出去,温热的液体混进冰凉的海水里,连温度和气味都没有。而咸涩的海水伸出舌头舔进他的伤口,细小的疼痛层层累加,到达极致之后变作冰冷的麻木。

周泽楷想要游动,想要躲避开一片一片砸向他的记忆,想要逃离这个混乱的旋涡,他想离开这片深海,回到喻文州的身边。

可海水舔舐他的血脉骨肉,他连指尖都麻木,只能顺着漩涡的方向随波逐流。

精神标记是一种遍及全身的酥麻,周泽楷和喻文州在某一瞬间共享了大脑深处最脆弱也最宝贵的部分,在彼此精神上留下印记,约定着在某一时刻重新相认。他还记得那个吻,他们像面临末日一样亲吻,唇齿磕碰着不舍和留恋,点起一串火星,脊柱都颤抖。

脊柱,周泽楷的脊柱替周泽楷想起清除记忆的那个时刻,那种从头顶开始顺着脊柱扩散全身的剧烈疼痛又一次攫取了他的神经。他还记得躺椅冰凉的扶手,空气中飘散着的诡异气味,机械手臂关节处齿轮轻轻碰撞的声音,仿佛还看得见冷冽的灯光在眼前如同一团明亮的雾气。他被强制注射某种安眠药剂,针头扎进皮肤的瞬间带来冰凉的锐痛,周泽楷抓住陷入黑暗前的每一秒钟回忆喻文州的模样,每一秒都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爱喻文州。

而现在那些记忆被海水搅碎,喻文州的呼喊令周泽楷的过去分崩离析,露出那个深藏在他脑海深处的世界。

于是周泽楷在冰冷的疼痛和麻木中看见很多喻文州,那些带着喻文州的碎片在他身边沉浮,他看见喻文州的微笑,看见喻文州的皱眉,看见喻文州薄薄的湿润的嘴唇,看见喻文州陷入情欲的水光粼粼的眼睛。

喻文州的声音被海潮轰鸣搅成碎片,周泽楷在嘈杂的世界里侧耳细听,听见各种各样的“小周”。温柔的,无奈的,在坠入深海前撕心裂肺的。

丢失的记忆慢慢与近半个月的经历重合,周泽楷脑海中喻文州的轮廓渐渐重合,阔别五年,对面不识,喻文州却好像从来没有变过,某些时刻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神,与五年前爱意最炽烈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

喻文州一直在等他,在这片深海的尽头,在光照不到的深处,在周泽楷从不曾想过别有洞天的地方。他守着一段被周泽楷遗忘的时光,等待着某一天周泽楷走到海的尽头,一起走向一个甜蜜的未来。

他们会在正确的时间安全地相爱,除此之外一切酸涩苦痛,都只由喻文州一人吞咽。

那些喻文州炙热的眼神,那些周泽楷以为喻文州在看别人的眼神,进入喻文州生殖腔的那个夜晚周泽楷没来得及听清的名字,一切周泽楷以为属于某个看不见的人的,其实都属于周泽楷。

朦胧中周泽楷听见什么声音,在嘈杂的海浪中,在喧哗的人声中,在轰鸣的机械中。大概是另一个梦境,他听见喻文州的声音,像隔着遥远的距离,从海的那边传过来,声音细小而空旷:“不惜一切代价,我要他活!”

 

活,连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周泽楷心知肚明,能撑到撞击指挥舰已经是他体能的极限,他从未感觉到死亡离自己那样近过。他知道死亡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窥视着他,他感受到死亡冰冷的气息,闻到彼岸世界腐朽的气味。他随时都可能被死亡亲吻,穿过没有温度的冥河,走向每个人必然到达的终点。

如果在这一刻死去,周泽楷想,他是不是还有遗憾。

年幼的时候他想要离开那个肮脏黑暗的孤儿院,现在的他在干净整洁的军营里居住,甚至可以搬进一座宫殿;年少的时候他想要建功立业,现在的他穿着别有少校军衔的军装,驾驶飞行器带着上百人冲锋陷阵;在军校的时候他想和喻文州在一起,现在他和喻文州光明正大地结婚,再也没有人能对他们的结合产生非议。

他曾经想要拥有的,现在全部被他握在手掌心里,可他不能心甘情愿地死去。

周泽楷想,他还没有删除自己即时通讯里没发出去的那句“离婚”,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喻文州,他还想给喻文州一个紧紧的拥抱,告诉喻文州我回来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地、平等地、光明正大地爱一次喻文州。

 

像是做了一个冗长而真实的梦,周泽楷从漫长的沉睡中清醒过来。他知道自己从一段昏迷里挣脱出来,他从走向死亡的路上转过身来,现在走到路的尽头,伸出手就是光明。

周泽楷感受到光,在眼前一片稀薄的黑暗尽头,包裹住他黑暗的世界,一根手指头就能戳破眼前世界薄薄的壳,让所有光倾泻而下,驱散他梦境里漫长而阔大的黑暗。

他轻轻地动了动手指,所有的机器因他的举动骤然轰响,机械音混成一片嘈杂,周泽楷在混乱而刺耳的鸣响中听见有人叫喻文州的名字。

喻文州……喻文州……文州……

周泽楷的世界像一副缺了角的拼图,填上了最重要的那一块,所有的裂缝都弥合。被割裂的记忆拼接成完好的一条长链,这一头握在周泽楷手里,那一头拴在喻文州身上,再也不会断开。

他终于可以叫一次“文州”,用爱人的身份,用喻文州法定伴侣的身份,用真正完整的周泽楷的身份。

无数机械又一次在他的身上开始工作,他的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触碰到机械的冰凉。痛觉仿佛刚刚从沉眠中醒来,从某一点开始顺着缓慢流淌的血液扩散全身,周泽楷皱了皱眉。而后他感知到了柔软的热度,带一点点潮湿水汽,降落在他眉间隆起的山峦之间,像一缕光,又像一阵雨,所有树木在这一刹那蓬勃生长。

周泽楷睁开眼睛,明亮的光从黑暗的缝隙渗透进来,汹涌澎湃摧枯拉朽,驱逐苟延残喘的黑暗。他看见雪白的天花板,看见头顶悬挂起来的针剂,看见灯光一如那个他失去记忆的时刻。

在所有混乱场面的尽头,他看见喻文州的脸,从他被固定住的视野的侧面来到中间。仍残留在周泽楷眼前残影里的五年前的喻文州在这一刻与眼前人重叠,他们错失的时光都被溶解在喻文州眼角的水光里。

 

“文……文州……”周泽楷艰难地开口,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嘶哑的气流。

喻文州握住了周泽楷没有被纱布裹住的左手,喻文州的手掌在周泽楷的手心里微微颤抖。周泽楷被喻文州拉着手,两只手停留在喻文州小腹上,周泽楷隔着衣服贴着喻文州的腹部,喻文州的手贴在周泽楷的手背上,周泽楷手心手背全是一片暖烘烘。

“小周,我和他都在等你回家。”

 

 

24

 

你是否可以两次坠入同一片深海?



fin.






写完了写完了!!!写完文写后记的时刻真让人欢喜(喂

这篇文在亲友的鼓动和大家的打call之中终于完成了!一开始以为自己五月就能坑了,后来又以为六月能完结了,都是假的,假的。

说实话这不是我惯常会写的东西,在我看来它也当不起大家如此热情(这是我热度最高的文我吓懵),写这篇文的起因只不过因为没事可做且刚好有个脑洞,在最开始的时候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大纲(不是好习惯),时刻都准备坑,最后居然颤颤巍巍地填完了,我震惊!!!

我很感谢这篇文,让我结识了更多可爱的小伙伴,每一个点了赞推留了评论的朋友我都认真地眼熟过了,甚至还收到一篇长评,欣喜若狂了!!!

特别鸣谢强塞儿子的我s、居然看了这篇文的远哥还有大家一起绿的我荷!!!深绿完结了,大家催倒绿去吧(跑路

其实在写的时候轻描淡写地塞了一些东西,但展不开了,展开了就是周喻黄翔发动革命建立军国主义民主共和国,我才不干呢我只想开车谈恋爱看他俩结婚(

没了,没有要说的了,你们关心番外,番外会有的,至少会有一个我为之努力填坑的带球车

出本的话,说实话你们真的很想要吗?我冷静几天再看看这篇文再说,我总觉得它没有那么好,很多时候我看你们的评论都怀疑我写了假文(一脸懵逼.jpg

我废话真多,真的没了!溜了溜了!

  540 75
评论(75)
热度(540)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