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架空abo]深海 21

cp:周泽楷Ax喻文州O
警告:帝国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我流ooc
bgm:chouchou-spira


20


回来了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21

 

周泽楷开始了一场和喻文州的师生恋,如果非要将他们的爱情附加一些别的东西的话。

违背规则的爱情额外地生出一种禁忌的快感,在大庭广众下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或者手指轻轻的触碰都会带来成倍的幸福感,周泽楷像跌进一罐蜜糖里,觉得第三分校的空气都是甜的。

担忧当然不是没有,帝国军事学院的规定仍然横亘在周泽楷和喻文州面前,但陷入爱情的年轻灵魂已经狂热地燃烧起来,一切艰难险阻在他们面前都仿佛能被烧灼成灰。

喻文州久经贵族圈子里虚伪的训练,在装模作样这一点上,寻常人当然是比不过,而喻文州赏识周泽楷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贵族们自矫自矜,甚至没有想过贵族和平民之间会产生爱情。纵然有什么风言风语,也被喻文州用各种方式推脱过去,他们就这样斡旋在众目睽睽之下,偷享一点点眼神交汇的甜蜜。

对于周泽楷而言,藏住对一个人的爱情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大概是因为从小生活在一个充满竞争并且不够安稳的环境里,周泽楷表达喜欢表达得近乎直接,占有欲也尤其强烈。年幼时候他喜欢一朵花,便要摘下来握在手里直到枯萎,年少的时候他喜欢一种烟,便不断不断地抽直到浑身上下都是那种烟的味道,如今他喜欢一个人,他只想要每天都跟那个人在一起,牵手,拥抱,接吻。周泽楷不喜欢掩饰,喜欢就是喜欢,直接得扑面而来,明显到带着攻击性。

可他知道这一次和其他的不一样,阻挡他的不是房间到花园的距离或是一根没被点燃的烟,是庞大的帝国和严肃的规定,一只手一个字就能将他和喻文州压得粉身碎骨。

于是周泽楷开始偶尔走神,在上喻文州的课的时候。周泽楷惯于坐在靠墙的角落里,于是他和喻文州之间隔了整个教室的人群,他便常常越过全息投影的硝烟四起去看喻文州。喻文州的眉梢眼角都有笑意,即便知道那是一个客套的礼貌的出于贵族礼仪的微笑,可周泽楷还是觉得好看。他盯着喻文州一张一合的嘴唇,柔软的唇瓣泛着浅浅的光泽,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曾最华丽最舒展地绽放在他的唇齿之间。

他们之间有三次拥抱,两个吻和无数次的点头微笑。

 

周泽楷和喻文州约定好,等到喻文州完成了这一年的教学任务回到战术指挥部,他们脱离了师生关系,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相爱。可周泽楷没有想到,自己平静而甜蜜的日子很快就像一颗掉进海里的糖,融进咸涩的海水里再也找不到踪迹。

那一天他照常地偷偷溜进喻文州的房间,站在门口就闻见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细小的海浪轻轻拍在门板上,从门缝里露出一点水痕。其实喻文州的信息素没有那么强烈,但周泽楷的神经被牵动了。他很久没闻见过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往常喻文州都给自己准时打一针抑制剂,omega的诸多特质对喻文州的影响微乎其微,低微到几乎意识不到喻文州是个omega的程度。

周泽楷打不开喻文州的门,掩人耳目的爱情让周泽楷甚至不能被喻文州的门锁辨认。周泽楷四下看了一看,整座教工公寓楼空空荡荡,雪白的墙壁和灯光让一层楼都如同落了雪,安静又冰凉。战术指挥部的人大多是贵族,在第三分校附近的城市里有自己的房产,平日里从不在教工公寓停留,以至于周泽楷违规地留宿教工公寓许多夜晚,竟没有被人发现过。

他闻到越来越浓烈的气味,他的血液又一次被这片灼烧着的深海点燃。周泽楷知道这样不行,于是在这个寂静无人的夜晚,周泽楷踹开了喻文州的门。

教工公寓的门原来这么容易就能踹开,周泽楷站在熟悉的客厅里的时候,对第三分校的安防系统有了新的认识。茶几上放着一杯水和几个敞开了口的瓶子,瓶盖散落在桌面上,周泽楷拿起来瓶子仔细辨认,发现是喻文州常吃的抑制剂,里面已经没有内容物,只剩下轻飘飘的瓶子。周泽楷看着空了的水杯,又看了看比起平常散乱很多的茶几,心突然沉到胃里。


虽然是个外链但什么都没发生


在能数的清喻文州睫毛的距离里,周泽楷跌进喻文州的深海,灼烧着的海敞开怀抱包裹着他,温暖而柔软。周泽楷托住喻文州的下颌骨,喻文州的下颌线条温润皮肤白皙,握在手里像一块玉,填满他手心的弧度,每一寸掌纹都融进喻文州的气息。

他在这片海洋里沉沦,他本不该见到这片海,也不该跳进这片海,可周泽楷打破所有的不应该,用自己的信息素轻轻覆盖上喻文州躁动不安的世界。

 

在周泽楷舔舐喻文州的虎牙的时候,他听见门口传来了一个称得上熟悉的声音,是喻文州从没回来过的室友。

“喻文州你把门怎么了?”

周泽楷愣在当场,而喻文州的第一反应,是紧紧地将周泽楷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肩颈之间,周泽楷急促的呼吸里,满是喻文州潮湿的味道。



tbc.


出差,吃饭(看人)喝酒写稿,吃饭(看人)喝酒写稿。

这周能不能完结深海呢,这话我现在都不敢说了,都是flag!回忆杀还比我想象地要长一点,委屈了,很委屈了!

  339 49
评论(49)
热度(339)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