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架空abo]深海 20

cp:周泽楷Ax喻文州O
警告:帝国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我流ooc
bgm:chouchou-spira


19


这几章对着前面埋好的伏笔写出来就好了呀(ntm


20

 

第一学期期中考核结束后,教学小组拿出了一个教学创新实验方案,将三年级的学生分为七个小组,每一小组派一位战术指挥作为导师。周泽楷刚好分到了喻文州的小组里,于是他便常常拿着各种问题请教喻文州。那时候他跟喻文州已经很是熟悉,有时候错过了门禁,喻文州索性直接留他住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反正喻文州的室友住不惯军校寝室出去住了自己的房子,从来没有回来过,周泽楷住在另一间房间里,并没有什么不方便。

有一天喻文州大概是心情很好,在厨房里待了很久,周泽楷看完了一整本书的时候,闻到满房间牛奶混合鸡蛋的甜香。他感觉到好奇,便循着香味来到厨房里去,本以为要看见一个家政机器人,不曾想却看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穿着一件毛衣,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段白皙的小臂,周泽楷看见喻文州血管青青紫紫的颜色,盘在手腕上像打翻了色彩的河流,末端隐没在皮肉下面。喻文州的指尖沾着一点面粉,雪白雪白的,喻文州看到了他的视线,搓了搓手指,面粉便扑簌簌地从他指腹飘落下来,像雪一样。

“小周想尝一尝吗?”烤箱在周泽楷疑惑的目光中完成了工作,喻文州打开烤箱门,飘出浓烈的蛋糕香气,几乎让周泽楷觉得他被埋在了一块蛋糕里面。

在这个科技已经足够发达的时代,很难想象还会有像喻文州这样亲力亲为烤蛋糕的人,何况他还是个连穿脱衣服都不用自己动手的帝国贵族。周泽楷有点难以置信地盯着喻文州递到他面前的蛋糕,喻文州干净雪白的手指掐在色泽澄黄的蛋糕上,与他指腹相接处边缘微微凹陷进去,周泽楷没来由觉得那里一定特别甜。

“想问我为什么会做蛋糕?”喻文州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个有点苦涩的微笑,“我可是个omega啊。”

周泽楷知道喻文州的微笑是什么意思。在帝国,无论身份多么显赫,只要是omega,总少不了被特殊教育,教导他们如何成为一个好的妻子,如何能够最大限度地讨alpha欢心。即便是喻文州这样出身于侯爵世家,分化之前身体各项指标都和同龄人没有区别的人,也逃不掉这条路。

“我以前以为我可以上战场。”喻文州的手指掐进一颗小蛋糕里,“不过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了。”

周泽楷不善言辞,接不上话,只好低头吃掉喻文州刚才递到他手里的蛋糕。喻文州的手艺也是很好的,蛋糕口感松软,满口生香,只是对周泽楷而言太甜了些。

“会不会太甜了?”周泽楷端起红茶想要冲淡一点嘴里的甜味,听见喻文州问他,“发情期要到了,需要更多的糖分,就放多了一点。”

发情期。周泽楷在福利院其实没少见过omega的发情期,他当然会被信息素扰乱,但鉴于他是定力最强的那一个,院长往往都是让他去帮忙按住躁动的omega然后给omega注射抑制剂。福利院里的omega有一些靠着抑制剂生存,有一些则靠各种各样的alpha,周泽楷一个月里总能闻见很多信息素,从甜腻的花香到清新的果香,云一样笼罩在他生活的环境里。

他突然有点想知道喻文州会是什么味道的,但这句话问出口就像某种邀约和冒犯。周泽楷不知道自己在那一瞬间突然腾起又倏忽落下的心情是什么,他好像在害怕又好像在期待,周泽楷不敢问喻文州,也只是不敢问喻文州而已。

 

周泽楷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他很快就知道了答案。那天晚上他又一次错过了门禁,睡在喻文州室友的房间里。半夜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站在一片广阔海洋边上,涨潮的海水慢慢地从天际而来,一浪一浪攀上他脚底站立的沙滩。空气里充满咸涩的味道,却没什么腥味,只是无穷无尽的水汽,仿佛要挤满整个天地。他突然觉得很热,有一把火从身体里升腾起来,顺着沸腾起的血液流淌到身体各个角落,连手指尖都燃着火。

周泽楷想把自己沉进海水里,试图降低这令他心慌的燥热。可他的指尖才碰到湛蓝的海水,整个海面就燃起火焰,海水变得赤红又炙热,海风一吹便轰轰烈烈地一路烧到天边去,连云朵都映红。

周泽楷喘息着从床上坐起来,被汗水打湿的睡衣黏腻地贴在他的脊背上。他的喘息都是带着热度的,像能喷出一团火,周泽楷喝了一口家政机器人放在床头的水,却并没能缓解嗓子里干裂的灼烧感。

他很熟悉这种感觉,在福利院的很多个夜晚,他都是这样过来的。周泽楷控制不住生理的反应,却控制得住自己的神志,这里唯一的一个omega就是喻文州,虽然喻文州表现得根本不像他所认知的那些柔弱娇媚的omega。

站在喻文州房间门口的时候,周泽楷觉得自己落进了一片深邃的海,水汽浓烈得让他觉得呼吸都困难。喻文州的味道原来是这样的,周泽楷伸手敲了敲门,很好闻。

“……小周?”喻文州的声音在颤抖,像一把琴弦颤动的琴,周泽楷觉得自己身体里某个部分也被拨动,摇摇晃晃的。

“需要帮忙吗?”

“没……我没事。”

“抑制剂?”

“我自己可以……小周可不可以……帮我拿一杯水?”

周泽楷沿路确认了所有门窗都紧闭着,在离喻文州的信息素比较遥远的厨房里深呼吸几口不那么湿润的空气,下身的生理反应让他走起路有一点不舒服。他端着倒满了水杯的水,准备从厨房折返到客厅的时候,突然闻到房间里浓烈的木质香气,整座房间仿佛生出一片茂密森林。周泽楷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喻文州要拜托他去倒一杯水,而不是家政机器人。

处理过无数起突然发情事件的周泽楷,定力好到被怀疑是不是闻不到信息素或者性冷淡的周泽楷,在这个夜晚面对着发情期前兆的喻文州,居然没有能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

 

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很容易周泽楷并不知道,但喜欢喻文州很明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帝国上下不论什么学校,都明令禁止师生恋爱关系的发生,纵然剥离了所有的身份背景,喻文州也还是他的老师。更何况周泽楷不可能和喻文州谈一场无关身份背景的恋爱,周泽楷很明白,喻文州的婚事是帝国贵族炙手可热的一桩盛事,除去喻文州所代表的蓝雨势力之外,喻文州本人也足够成为贵族博弈的筹码。

喻文州是他碰不到的一片深海,跌进去就会窒息。他在海滩上眺望海的尽头,触摸到这片深海清浅的边角,他没有船,到不了海天相接的远方。

他想控制自己不去见喻文州,可每周的课堂上周泽楷都能看见喻文州,穿着一件衬衫,蓝雨的徽章在胸口闪着蓝色的光。喻文州的课在早晨,周泽楷便盯着晨光从窗边一路爬到喻文州的脸上,看他眼睛里熠熠生辉的光芒,看他修长手指在全息沙盘上指点江山,看他被裁剪得体的布料包裹着的腰与腿。

下课的时候他便又站在了喻文州身边,问他这个案例中能不能从另一条路直刺敌人心脏。

有时候他也会跟喻文州聊一聊闲事,比如自己的过去和向往的未来。喻文州总是会夸赞他的天赋,说他天纵英才帝国之福,他能成为帝国的子弹,他终有一天能直刺敌人的心脏。周泽楷在听见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暗暗下了决心,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和喻文州搭档一次,让喻文州成为掌控他的那把枪,让他和喻文州一起打最漂亮的一仗,他年青史留名,他们的名字还能摆在一起。

冬天很快就来了,大雪纷纷扬扬盖满了整个山头。雪停的早晨周泽楷在喻文州的屋子里醒来,看见喻文州站在窗子前面,小小的一方玻璃映出外面雪白琉璃一般的世界。

喻文州没有转头,毫无预兆地开口对周泽楷说:“小周以后想要一幢什么样的房子?”

周泽楷虽然觉得喻文州的问题突兀又奇怪,但还是认真思索了一下。他想起福利院逼仄的小床和狭小的窗,想起他灰蒙蒙的没有阳光的屋子,想起福利院后院的花田,想起月光下盛开着的鸢尾花。

“有光,有大的窗子。”周泽楷看着喻文州转过头来对他微笑,“也想要有花。”

喻文州的眼睛里有明亮的光芒,像海面上的粼粼波光:“我要是有这样的房子,你会不会来?”



tbc.


喻文州尬撩一波就算谈成了!好!好!(赵本山鼓掌.gif

明天开始我又要去搬砖了!日更感觉不一定能保证!我尽量在本周内完结!

  387 46
评论(46)
热度(387)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