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炉

蔓子
头像by raiki求安
人生苦短,只写想写的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周喻][架空abo]深海 18

cp:周泽楷Ax喻文州O
警告:帝国设定;先婚后爱;私设众多;我流ooc
bgm:Two Steps From Hell-star sky


17


仿佛用脚胡写的战斗终于结束了,这四章的我是鸵鸟了,我把头埋在土里看不下去!!!


18

 

周泽楷迟疑了一瞬间,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片段,关于战争,关于帝国,关于“R”。“R”对帝国的威胁并不仅仅在于其强大的兵力,更在于那些众口相传的传言,一旦人们知道传言中所向披靡帝国染血的“R”重现战场,可能带来的动乱与恐慌不是简单就能平息的。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离指挥舰最近的时刻,但周泽楷知道,现在如果能重创“R”,战争的局面会被扭转,至少举国上下不会陷入令人惊恐的传言之中,至少军心不会被动摇,士气不会被击溃。

“周泽楷!我命令你!”停止周泽楷的迟疑的,是喻文州的又一道命令,周泽楷听得出喻文州的声带紧绷起来,之前总还存着一丝游刃有余,此刻只能勉强维持住冷静表象,“迅速撤回!”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周泽楷看见眼前的漆黑中有一抹寒光骤然闪过,像闪电划破了天穹,像寒剑劈开了黑暗,指挥舰已经掉过头来,周泽楷的视野范围内的远红外成像已经向他勾勒出指挥舰炮筒,像火一样燃烧着明亮的红。

周泽楷已经适应了眼前的漆黑,他看见已经转向他的指挥舰的准星和炮筒,黑漆漆的,像一双眼盯着他,又像一张嘴时刻准备吞噬他。周泽楷确认了战舰的完好程度,机械女声冷冰冰地报出数据:“弹药余量7%,机体完好度39%。左翼受伤,尾翼受伤,建议立刻修复。”

帝国最出名的机会主义者是黄少天,可谁能说周泽楷不会把握机会。他想去赌一赌,这不是他在这场战争中第一次拿自己的命下赌注,上一次他赌喻文州不想让他死,这次他赌自己能成功。

周泽楷操纵着战舰在指挥舰的激光炮发射的瞬间急速抬升,他听见喻文州在电波那头的一声叹息,周泽楷没有等喻文州开口,抢在他前面,语气坚定:

“我想试试。”

喻文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周泽楷听见他的叹息声悠长低沉如同夜里的风,他在喻文州的叹息里躲开一发激光炮,然而却躲不开第二发紧随而至的攻击,舰体剧烈地震荡着,周泽楷甚至闻到火的味道。

“三点钟方向。”喻文州用新的指令对周泽楷作答,“你要小心。”

周泽楷驱使着战舰向三点钟方向前进,指挥舰的炮火接连不断,周泽楷凭借着瞬间反应调整着航向,甚至来不及有更多的思考。此刻的他也不需要思考了,喻文州能够替他思考,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尽可能地接近指挥舰。

而指挥舰上的那些……周泽楷不知该称呼他们为人还是生物,经过了辐射变异的他们拥有过人的神志,在传言中他们甚至有读取人心的能力,面对不断接近的周泽楷也自有其对策,周泽楷的身后渐渐被从战场中召回的敌舰包围,激光炮像雨一样落下来,周泽楷的战舰甚至不能顺利地调整平衡。

“……掉头,先打掉他们。”

周泽楷虽然不愿浪费子弹,但也知道喻文州说得是对的,不解决身后这些麻烦,以他战舰此刻的损耗程度,他无法接近指挥舰。他控制战舰转向,在这个过程中炮火不断向他袭来,周泽楷参考着喻文州的指令,尽可能最节省子弹最精准地射击。他的舰体被连续的炮火擦过去,已经残损的舰体剧烈震荡,最凶猛的时候他甚至握不住手柄控制方向。周泽楷听见从各个角度传来的爆裂声,他眼前的显示屏都被冲击,边界爬上条条裂痕,割裂他视野尽头的激光与战火。

舰体的部件开始破损,周泽楷头顶的一架望远镜在敌军的攻击中从舰顶掉落下来,他下意识闪身,却因为下一个按钮在另一侧而没能流出足够的空间,只堪堪闪开头颅,沉重的望远镜砸在他的肩膀上,骨骼的疼痛尖锐而剧烈,整条左臂在几秒之间失去所有的知觉。周泽楷皱了皱眉,牵动脸部肌肉的时候他感受到细小的锐痛,他抬起手摸了一下脸颊疼痛处,才发觉脸上有细小的伤口,慢慢地渗出血来,他的指尖感受到黏腻的温热。

高度紧绷的神经被肩膀的疼痛崩断,周泽楷开始感觉到身体各处传来的不适感,他甚至来不及查看自己的身体都伤到什么程度,只是咬着牙控制着自己的战舰。

“指挥舰被防护罩包裹,我们发现的薄弱区在舰体腹部。”周泽楷一边继续着作战,一边听着喻文州的声音凝重又深沉,“连续击打有几率突破防护层。”

“周泽楷,你只能有一次机会。”

“你必须完全听我的指挥,绝不能轻举妄动。”

“我们……也只能有一次机会。”

“无论如何,我保证你回来,你要相信我。”

周泽楷知道自己面临着一场生死豪赌,在这场赌局里,只有喻文州和自己站在一起。

“……好。”

 

“坐标(214,733,978)。”

周泽楷操控着战舰精准地按照喻文州所指的策略作战,操作台上按键的背光此起彼伏地亮起,在他升至极限的手速值下连成一条绚丽的光河,从不间断也不停歇。

“十一点钟方向,全速。”

周泽楷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战争,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孤军奋战,他游走在死亡的边界,驾驶着残损的摇摇欲坠的战舰,在被硝烟和尘土占据的天空中,每一次带着血腥气的呼吸都可能是最后一次。

“打开防护罩。”

周泽楷在喻文州的这条指令下迟疑了,他的战舰的防护罩在战争最开始就已经打开,现在早已经破损,他没有第二层防护罩可以打开。

“打开,你相信我。”

周泽楷满心怀疑却还是信了喻文州,向控制中心输入一串指令。出乎意料的是,战舰外层居然真的展开一层崭新的防护罩来,虽然防御程度并不很高,但在此刻无疑让周泽楷存活的几率变得更大。

他从前听说过帝国军备组尝试研究双层防护罩,可始终还在实验阶段,并没能够实现真正的战争运用。想来该是喻文州不知何时对他的战舰进行了改装,为的可能就是这样一个时刻,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安全。

周泽楷心口发烫,这是他第一次学会去信任一个人,将性命都交给他,相信他能带他走向胜利,相信他能让自己平安回去。

“(226,780,963),到达后进行射击。”

周泽楷盯着显示屏上的坐标距离喻文州所说的数字越来越近,他的手已经按在激光炮的发射按键上,一旦战舰到达指定坐标就立刻射击。而就在他到达坐标的这一刻,“R”的指挥舰发出一道激光炮,周泽楷无视了喻文州的回避命令,在被攻击的瞬间按下发射键,可这一击直攻周泽楷战舰的某个引擎,周泽楷不得不进行适当的躲避,战舰位置发生移动,这一波攻击并没有百分之百地全部投射在喻文州指定的薄弱处。

周泽楷听着机械女声向他播报:“弹药余量2%,机体完好度27%。”

2%的弹药余量只够他再进行一次强度足以穿透薄弱层的射击,而按照战术指挥部的推算,周泽楷至少要再进行两次射击。喻文州显然也知道了周泽楷的弹药余量,在耳机中对周泽楷下了撤退命令。

周泽楷在指挥舰连发的炮火缝隙中艰难地为自己挣得几秒钟喘息时间,舰体在空中摇摇欲坠,自动平衡校准几乎已经不可实现,周泽楷捏紧了控制手柄,迅速地思考自己接下来应当行向哪个方向。

在军校的时候,他们都是宣过誓的,他们情愿为帝国的荣耀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不敢说每一个帝国军人都是如此,但周泽楷甘心为胜利牺牲自己。从他加入战场的那一刻开始,周泽楷没曾想过自己要活着回去,他的每一次胜利都是冒险,每一次荣耀都是赌局,而周泽楷大概真的被幸运女神眷顾过,他的豪赌都胜利。

他想试一试这次的运气。

如此近的距离让他已经能够准确估算出到达薄弱点的路线,周泽楷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将手柄向前摇晃,操控着战舰向指挥舰下方飞驰而去。

“周泽楷!”耳机里的喻文州音调都拔高,“我命令你撤回!支援舰即将抵达,我命令你迅速撤离到指定坐标。”

周泽楷没有回答喻文州,只是全速向前行驶。他近乎残破的雷达告诉他身后有帝国战舰,他知道只要他此刻撤离,这些战舰能保证他安全归来。喻文州尽最大的努力护他周全,周泽楷所想的却不是一己平安。

“周泽楷,你这是无视军纪!”

喻文州的尾音都颤抖起来,周泽楷知道喻文州要生气了,好像从他们结婚开始,喻文州就总是在生气。生气的喻文州其实挺可爱的,周泽楷想,像个真的人,比微笑着的他鲜活很多的。

“对不起。”周泽楷看着自己距离指挥舰越来越近,激光炮连成线落成雨,他的战舰已经响起警报,四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他在嘈杂与混乱中打开话筒,不知道喻文州能不能听清。

希望喻文州听得清。周泽楷悬停在指挥舰防护罩的薄弱处前,一边按下激光炮进行最后一发射击,一边将战舰的速度开到最大,用全力向薄弱处冲击而去。

周泽楷没有弹药了。但周泽楷把自己变成了一颗子弹,射向敌军心脏的一颗帝国的子弹。

战舰撞击指挥舰的瞬间,世界都颤抖着破裂开来,碎片剐蹭着周泽楷每一寸裸露的皮肤,尖锐而细小的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像溪流汇成大江大河。周泽楷看见炸裂的火光,炽烈的温度灼烧他的皮肤,热浪席卷着吞噬他。他的耳畔塞满了惊呼与惨叫,爆炸声与坠落声此起彼伏。

周泽楷知道自己成功了。

失去动力的战舰开始迅速坠落,周泽楷在急遽的失重感中闭上眼睛。远处有天光慢慢地升起来,周泽楷被血模糊的视野尽头有浅白的光芒,他看清自己的下方是一片海洋,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飞出去这样远的距离。能死在一片深海里,周泽楷想,也挺好的。

尚未被切断的战术通讯里,周泽楷听得见喻文州颤抖的呼吸声,他想开口说你不要生气,张开了嘴却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喻文州在长久而急促的沉默之后突然爆发出一声呼喊,穿透周泽楷的耳膜,像一道光直接照进周泽楷混沌的脑海中,是周泽楷在陷入黑暗前听见的最后的词句。

“小周——!”



tbc.


终于……!!!终于让我把周泽楷按进海里了!!!可以跑回忆杀了,可以讲故事了,太激动了,太激动了!!!

那个啥?!带噶别慌!!!不会死的!!!喻文州会去救他的(喂 我估计距离完结还有三章⋯⋯吧!!!!不要方!!!!!

周末挪到新家住两天,好像新家还没通网…………(沉默

  373 64
评论(64)
热度(373)

© 司炉 | Powered by LOFTER